萧暖兮

【Solo/Mendez】What's wrong with solo's 5 mins(PWP?)

异想天开:

piggiewen:



*接上次床坏了 后 表又坏了 的短篇,唔又名《Tony的报复》




*继续五分钟梗








-What's wrong with solo's five minutes-

事情是从那个Mendez迟到了两个小时的早晨开始一发不可收拾的。

当Mendez被Solo抱着洗了个澡、浑身乏力强睁着眼睛被他送到总部、在他以为终于可以摆脱Solo无穷无尽的五分钟时,迎接他的却不是让他的心情能变好一点的问候。

“Tony,两个小时。”O'Donnell敲敲手表,这让Mendez想起Solo家的水池里那块原本属于自己的手表,“说好的五分钟呢?”

“什……什么?”Mendez瞬间打起了精神,舌头却不免打起了结,“什么五分钟?”

“别来这套,Solo早上报备你今天会迟到的时候,明明说了可能只会迟到五分钟,”虽然说这句话时O'Donnell摆出了上司应有的架势,但他的语气听来却并无不快,也许是今天没有令他烦心的紧急事件、讨厌的高层没来找麻烦、不听话的属下也没闹什么乱子,所以他微微笑的表情看起来反而心情很好,“现在可是用了远比五分钟要久的时间。”

Mendez猜测O'Donnell的话里并没有别的意思,他不是个热衷八卦、甚至喜欢开下流玩笑的中年人,他只是简单地复述了一遍在这个早晨发生的事实……

可Mendez的表情却还是为此阴沉了一整个上午。

他一向不认为自己会是这个偌大的情报机构中各种神秘闲谈的一部分,所以当Waverly的电话打来时,他才隐约意识到自己可能正在成为一个无聊八卦的中心。

“嗨,Mendez,”Waverly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听来还是礼貌沉稳,“Solo早上的视频会议迟到了两个小时,他说那是因为你?”

准确地来说是因为那个混蛋自己。明知对方看不见,Mendez还是悄悄地把扶着腰的手放下了:“我们只是……解决了一个比预想要久的麻烦。”

“五分钟的麻烦?最后花了两个小时?”Waverly笑起来,听来十分刻意,当“五分钟”又在Mendez耳边冒出时,他甚至怀疑Solo是不是正站在Waverly旁边、而这通电话也不过是那个混蛋的恶劣玩笑,“我不是想打听你和Solo的事,但这五分钟可真够漫长的。”

Mendez果断地挂了电话。他现在觉得,原来英国的绅士原来也不是每个都那么绅士的。他反复催眠自己也许Waverly和O'Donnell说的话都不是他想的那个意思、Solo也并没有和别人聊起有关于五分钟的话题,他用一整天的忙碌工作和会议想让自己从这种被窥探了隐私的错觉中抽离,可惜当Sanders特意下了两个楼层、穿过五条走廊来到Mendez的办公桌旁,拍着他的肩调笑着说出那句“说老实话,Solo的五分钟一定不怎么好对付吧?”后,Mendez觉得自己如果再不做点什么,就真的对不起他这一整天所经历的尴尬状况了。








戳(我真的不知道这算不算PWP啊哈哈哈)








“所以我真的很好奇,”Gaby放下了茶杯,和Illya对视一眼后决定不再抑制好奇心,这话题是过于私密了点,不过他们都认为以现时彼此之间的关系,好脾气如Mendez应该也不会介意的,“Solo跟我们提起过那的五分钟到底是怎么回事?”

“五分钟就是……三百秒。”这答案显然让Gaby和Illya都觉得意外,他们不知道,即使这结果是用之后又无数个难以计数的五分钟作为代价换来的,Mendez也还是觉得很值得:

“它的意思是——想要Solo缴械投降真的只需要五分钟。”

Mnedez面不改色地说。




-----------




本来应该先更特工组的(好了好了闭嘴吧你)结果心血来潮又写了这篇...总不能让Solo事事如意吧哈哈哈反正写得我好爽


评论

热度(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