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暖兮

【BS】孕中琐事(短篇完结,清水有差,Mpreg!克拉克)

抑郁的圣月的旋律:

该系列其他篇章在此处


“不。布鲁斯,我已经穿得足够厚了。”


“可是从我们出门开始气温已经下降了1.82度,见鬼,克拉克,我们怎么知道你不会受凉,我要打电话给司机然后——”


“那只是一阵微风,布鲁斯。”克拉克叹了一口气,“没必要就因为气温下降了一点点我们就得回家换衣服。”


“是1.82度。”布鲁斯强调,“而且现在风向也已经转向了,湿度上升了1.79个百分点,这可能是下雨的征兆。降温会削弱你的抵抗力,而雨水和风都会裹挟污染物导致污染物扩散,这就意味着你感染的可能性——”


“不。布鲁斯,我们已经说好了的。”克拉克一针见血地说道,“这是我生日也是我被你禁足后争取到的第一次出门用餐的机会,我是不会错过的,所以你放弃吧。”


 


他们坐在一家米其林三星的餐馆之内,大厅内金碧辉煌,灯火通明,却只有他们这一张桌子坐了人。树影在窗外婆娑地摇曳,夜莺在草叶下鸣叫,晚风中有暗香浮动。穿西装打领结的经理和侍应生守在一旁,角落里有乐队在演奏着轻音乐。音乐声若有若无,仿佛无数白色的透明的蝴蝶,在灵线上翩翩起舞。


克拉克穿着一件黑色的大衣,底下罩着柔软宽松的灰色针织羊毛衫,胸部和腹部都明显地隆起,棱角被磨去了,仿佛连轮廓都镀上了一层朦胧的光晕。他的腰围比过去整整多出了34.635厘米,拜每天孜孜不倦地给他量腰围并记录在案的布鲁斯所赐,这个数据精确到了毫米以后。


布鲁斯并没有坐在他对面,而是紧挨着他坐在他身边,看上去如坐针毡,手指笃笃地敲着桌子。他试着跟他讲道理:“我只是担心你,要知道现在每立方米的空气中就可能有几千万个细菌、真菌、病毒——你知道现在全世界每年因为感染而流产乃至死掉的人有多少吗?”


“可是你坚持要我戴上一个监测体征的手环,每隔三个小时就要向你报告一次,只要有点波动就要立刻做全身检查。”克拉克提醒他,“我觉得这已经有点夸张了。”


“一旦你出了什么问题,及时发现并就诊非常重要,我只是不想错过最佳的时机!你知道现在全世界有多少人因为没有及时就诊而流产乃至死掉吗?”


“你还不许我踏出韦恩庄园一步,这就很夸张了。”


“你可能会摔倒!”布鲁斯激烈地说,“或者磕到碰到哪里,如果你被猫抓了被狗咬了怎么办?如果你吸入了什么废气,二手烟,或者被传染了什么病怎么办?如果你被雨淋了,被车撞了,或者在哪个小巷子里遇到了劫匪——”


“嘿。”他柔声说,伸出一只手放在了他的手背上。布鲁斯停了下来,颤抖地深吸了一口气。克拉克伸手把他揽进了怀里,把他的头按向自己的肩膀,让他精疲力尽地靠在自己身上。


“嘿,布鲁斯,我只是暂时失去了能力,可那不代表我就变成纸糊的了。”


布鲁斯哼了一声。克拉克又心疼又好笑,他抚摸着他的头发,侧头在他的额角上轻轻烙下一吻。“没事的,布鲁斯,我还好好地在这儿呢。我会没事的,你也会撑过去的。”


“你说得倒容易。”布鲁斯把脸埋在他的颈窝里闷闷地说。


 


克拉克又叹了口气……他觉得这几个月来自己叹气的次数比过去三十年加起来都要多了。真的。自从得知他怀孕了这一消息之后,布鲁斯就一直在发疯。很显然他现在觉得只要有人稍微用点力碰一下他,他就会立刻吐血,倒地不起。克拉克和阿尔弗雷德不得不拼命阻拦他,他才没有建一个无菌房然后把他塞防护服里关进去天天给他喂蒸馏水,再逼迫每一个来盼视他的人到消毒室里走一遭。然而即使是这样,克拉克就是吃的一片菜叶子,他都恨不得拿到显微镜下来看。


总而言之,在布鲁斯的两道电话之后,克拉克就被佩里放了一个长达一年的长假。当他一头雾水地回到家时,已经有人恭恭敬敬地候在了门口,脚边是两只打点好了的行李箱。他就这么连人带行李地一起被塞上了一辆看上去就很贵的车,直接捎往韦恩庄园,一进门就看到了张开双臂迎上来的玛莎。


不仅如此,布鲁斯还连夜翻阅了山一样高的资料,根据他的情况给他量身定制了一打厚厚的计划书,把他从现在直到分娩的行程都安排好了。那上面详细规定了他每天什么时候吃,吃什么,吃多少。维生素片和钙片是一定要有,而冷食生食、酒和咖啡都是绝对不允许的,酒心巧克力也不行。还有他应该什么时候休息什么时候运动,运动多久运动方式都得按计划来。他甚至连做爱都专门列出了一张表格,写明前三个月每月能做多少次中三个月每周能做多少次后三个月每月能做多少次,从时间到姿势都严格控制。


 


为了能让克拉克乖乖照做,布鲁斯不惜牺牲自己,全程陪同。克拉克吃什么他吃什么,克拉克走多久他也走多久,他甚至为此戒了酒并推掉了一切非必要的应酬,全心全意地呆在家里当陪护,并且开始看中医方面的书,自学了一手针灸和推拿……让克拉克连句拒绝的话都说不出来。


 


不少报纸都在惊呼哥谭宝贝浪子回头,然而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真相……真相就是他只是病得更厉害了而已。布鲁斯以前所未有的决心、意志和气魄投入到了夜巡中去,气势汹汹不可阻挡。在他眼中现在哥谭已经不仅仅是他在此出生并长大、他的父母在此死去的城市,还是他的女儿或儿子即将在此出生并长大的地方。蝙蝠侠化身为黑色的龙卷风横扫了哥谭的大街小巷,所过之处罪犯们像杂草一样被连根拔起漫天飞舞。一时间哥谭风声鹤唳人人自危,牛鬼蛇神们纷纷装死,或者连夜撤出了这座城市,连阿克汉姆中的精神病们都安分了不少……毕竟脑震荡和大腿骨折不是那么好痊愈的。


克拉克慢慢抚摸着布鲁斯的脊背,直到他稍微平静一些后,才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你要点菜吗?你不点我点了。”他觉得那个经理脸上的笑都快挂不住了。


布鲁斯坚强地从他身上爬了起来,在椅子上坐直了,用一种十分挑剔的眼光一页一页地翻看着菜单,点了鱼肉、鸡肉、牛排、鹅肝、菌类,意大利面和焗饭,汤和热蔬菜沙拉,蛋糕、水果和花茶,然后他似乎是想起了什么,问说:“你们的餐具都消毒了吗?”


“是的,韦恩先生。”


“砧板刀具呢?烤架呢?锅碗瓢盆呢?都消过毒了?”


“……是的,韦恩先生。”


“食材呢?所有的肉,鱼,蔬菜,面粉,水果,都消过毒了?”


“……这个,韦恩先生,我可以保证……”


“你拿什么保证?”


经理的笑容已经彻底僵在脸上:“韦恩先生,我可以以人格担保——”


“——不行,”布鲁斯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我要去厨房看一看。”


“韦——韦恩先生?”


“我要去厨房监督你们。”布鲁斯冷酷无情地说,“你的人格值几个钱?不要以为你们店有我投资我就不敢怎么样,谁知道你们家的食材干不干净?你们家的牲畜吃的是什么饲料,喝的是什么水,谁能保证你们宰杀和运输的过程中没被什么病菌污染,锅碗瓢盆都高温消过毒,你们家厨师和侍应生没有这个病那个痛,做饭炒菜洗碗端盘子的时候手上都是干净的了?”


经理:“……”


眼看着布鲁斯说着说着就站了起来,似乎真的要挽袖口去厨房巡视一番,经理大惊失色,连连鞠躬:“等等韦恩先生!这不符合规定啊!这真不符合规定!如果你有什么疑问,我可以立刻叫厨师来——”


布鲁斯走了几步,忽然停下来在原地转了一圈,说:“对,叫你们厨师出来。”


“好的韦恩先生。”经理松了一口气,“我现在立刻就……”


“我自己来做饭。”


“什么?!不不韦恩先生你不要激动——”


“要么我们现在就走,要么你给我让开——不,把食材给我,让我把它们带回去——”


“请你冷静一下韦恩先生——”


克拉克最后叹了一口气,下定决心要结束这一切。他拉开椅子站了起来,布鲁斯和经理一齐转过头来看着他。他默默地捞起了布鲁斯,把他扛在肩上往门口走去。


“克拉克,你以为你在做什么?”布鲁斯难以置信地说,他一动不动地就像一条口袋似的搭在他肩上,完全不敢动弹,生怕自己不小心就伤到了他。“不,克拉克,放我下来,这对你身体不好,我可以自己走,你听到没有?放我下来,放,放,放……”


 


 


Fin



评论

热度(5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