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暖兮

UUUUUnico:

【萨杰】《Couple Dance》(Dance 文,一发完)
#人类Salazar x 女装Young Sparrow
#说好的Dance 文!!好久没有写这么爽了,瓶颈过了就是好
@rouge_赤 送给我的先生!!!❤❤❤❤


#配合BGM 食用更佳哦🎵




夜风为夏日带了一丝清凉,但里酒馆的热气腾腾依旧烧灼着人们的心。

橙黄的烛光照耀下,年轻气盛的海军士兵们大口地饮着酒,一个个面色熏红声粗气野,举止比起平常格外粗鲁,不是在攒骰子和赌徒大声怒骂,就是手搂卖酒女埋头鄙笑,讲些下流笑话。

他们当然应该高兴,就在几天前,在他们伟大的长官,隶属于西班牙海军的传奇将领——Salazar 的带领下,一伙坏透顶的海盗团被沉默玛丽号全部歼灭。

这意味着荣耀,意味着升官,这意味着女人的投怀送抱和亮晶晶的奖赏。

不意外,他们会包下这个路过港口的小破酒馆彻夜狂欢。

但身穿军装的,唯有一人没有加入他们的胡闹,他只是安静地坐在吧台角落,甚至有点斯文地端着杯白兰地品尝,他是典型的西班牙人,混有拉丁血统,脸部轮廓明显,双眼深邃,黑色的头发被简单的头绳扎在脑后,一副贵族气派。

如果认真打量他的眼睛,你会发现一丝阴霾,诡秘的气息,透露出心狠手辣,毫无疑问,这也是他被称为海上屠夫的原因。

是的,他便是沉默玛丽的船长,Salazar 。

他有点醉意,但控制着酒量,只看着那群年轻人欢笑,战斗时紧绷的神经,在这种颓废中才能得到舒缓,他的眼神也减了些戾气,思考要不要也找个女人,沉浸在温柔乡一晚。

一抹红色,突然撞进他的眼睛。

一个年轻的卖酒女,穿着阿拉伯舞里姬似的红色纱衣,带着同色的面巾,灵巧地在醉汉里穿行。

睡了半天的乐队,这才醒过来,在老板的催促下开始演奏,小提琴的音色并不好,却带有海的粗犷,柔和的吉他好像诉说温情,旋律交织,狭小的空间里弥漫着异域的热情。

那个女孩,也随性跳了几下,但懒散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旁边的舞女实在比她敬业太多,Salazar 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盯着她看,行军生涯塑造的敏锐告诉他,这个人另有所图。

那双眼睛,实在太过机灵,刻意观察着四周,故意和军官们调笑,一步接着一步,靠近了赌鬼们的桌子,她伸出一只手,偷偷摸摸上了桌,但面上又在勾搭旁边那个面红耳赤的年轻人。

沉迹斑斑的木桌上,摆满了海军们从海盗那里缴获的赃物,Salazar 是个宽大的船长,常会允许手上把一些不重要的东西据为己有,而时常,就会成为年轻人的赌资。

卖酒女低眼瞅着那堆杂物,纱巾下的脸,隐约露出一丝得逞的狡猾笑意。

但是突然,她的手腕被一只大手牢牢握住。

“小偷?”

她惊愕地抬头,比她年长的海军将领正以恐怖的眼神俯视着她,高大身体带来压迫,但这个小个子没有收到半点惊吓,角力似的挪动手腕,笑眯眯地抓紧不远处一瓶喝了一半的朗姆酒。

“酒精。”

Jack 忍不住在心里翻个巨大的白眼,哦——是哪个王八蛋给他的船长提议,让他扮成女人来偷被海军缴获的藏宝图,他保证以后这个家伙的饭里有虱子水里有毒,可没办法,船上年纪最小的就是他,如果让那群大老男人扮舞女,恐怕会笑掉海军的大牙。

现在倒好,他被个阴沉男人给缠上了。

年轻的海盗挣脱海军的手,举着玻璃瓶斟酒似的,慢慢离开了赌桌,可没想到那个西班牙人还在紧紧尾随他,总想抓住他的手。

“这位长官,请问你想干嘛?”他猛的回头没好气地用瓶底抵住男人的胸膛,眯眼问到。

“想……”Salazar 微笑地牵起他的手背,绅士地一吻,“想请这位偷酒的女士跳只舞,如果你不想事迹被我告发的话,最好接受我的邀请。”

Jack 算是明白了,他大概是把自己当做私底下偷客人东西的坏肧,正想以此要挟自己寻个快,他这次真翻了个白眼,灵活地闪过男人揽过来的大手,应随曲声舒展身体,画着眼线的眼睛挑衅地盯他,带着猫科动物的野性和不驯服。

“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长官。”

曲调在这里激烈了一点,短促的弦乐做为底,吉他手极富技巧地连拨一串颤音,Salazar 被这个调皮的卖酒女挑起兴致,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女人,让他有压制的欲望,他的眼睛深了一点,紧追他的步伐,以蛮力和巧劲握住对方的手,强行拉到自己怀里做出一个倾倒的动作。

但小个子的手好像抹了蜂蜜,瞬间滑出他的控制,伸直手臂把他推远,踩着拍子扭动裸露的腰,嚣张又傲慢似的踏舞步远离,在音乐高潮的停顿声中,猛的转身,他又眯起那双野兽般的眼睛,手配合着做个柔美的前伸,却在结尾变成挑衅的勾动食指。

Salazar 并不是太会跳舞,但好歹他是个热情的西班牙人,参与的狂欢节不少,却没有一只舞像这样让他心潮澎湃,他标准地立出站姿,昂首挺胸却矜持地展现自己的力量,用坚定有力的舞步一步步朝猎物逼近。

他们对峙着转了两圈,像在确认对方的物种和气味,疏松僵硬的筋骨,然后默契地在合奏的起头掀起气流靠近,Salazar 用手臂轻轻地托起Jack 微下的腰,着迷地凝视他被遮住的年轻的脸,他们出汗的手交握在一起,在轻快的曲调缓慢起身。

海军将领几乎以为他是在和一个男人……或者男孩跳舞了,即使那身姿还带着柔软,但舞步却越来越充满侵略性,青年人的张狂,狡黠的神情,让他理智的头脑充满困惑。

她究竟是谁?

曲子的下一小节给了他答案,他正搂着怀里的人转圈,对方结实的小腿勾住他的身体,微微地下了腰,他眼睛的余光暼到,那堆积的红色纱袖坠下,露出了他光洁麦色的手臂,大片的黑色刺青就突然呈现在他眼前,那种花色,不是别的,正是海盗里流行的保护神图样。

“你是个海盗!”

顷刻间,他们之间暧昧热情的氛围消失得无影无踪,Salazar 怒吼着抓紧Jack 的手臂,用狠劲反扭,牢牢实实地把他面朝里摁在了酒馆肮脏的墙壁上。

“Ouch !”Jack 大叫一声,整个人都被摔在坚硬的墙面上,疼得他扭曲了会脸,“绅士风度!长官你的绅士风度去哪里了!”

“对海盗不需要讲绅士风度。”阴沉的男人附身在年轻海盗耳语,厉声威胁道,“而且我还会亲手把你送上绞刑架。”

“哦——是吗?”男孩丝毫没减他嚣张的语气,装模作样一副轻视的表情,眼中闪过尖锐的狡猾,“那么我也就不讲绅士风度了。”

Jack 抬起脚狠狠踩中Salazar 的脚趾,趁他疼得松懈一点,反身揪他衣领,重重一个右勾拳揍中他的眼睛。

“这一拳是为你老想摸我屁股!”

年轻海盗大笑着把捂住眼睛的海军一脚踹开,飞快离身奔去赌桌旁抄起藏在杂物队里的藏宝图,埋头就朝外冲。

Salazar 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会遭受这么重的反击,吃痛地揉揉有点模糊的眼睛,愤恨地掏出配枪跨步追了过去,然而,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他一个手下都没有叫上,满脑子就是要让这个混账的小子付出代价。

他们跑出了酒馆,在深夜无人的街道上追逐,Salazar 觉得这个小海盗的身手灵活过头,就像一只讨厌的猴子,偷走了东西还在对后面的人做鬼脸。

Jack 敏捷地躲过一颗来自海军,带着怨气的子弹,咋舌看着木墙上的弹孔,一弯腰凭借小巧的身高钻进了猪圈里。

“闪开伙计们!如果你们不想一个老男人用枪打的话!”

他大叫着跑过攒动的猪,挤进木箱杂物的缝隙,撒开腿就朝码头跑去,边跑还边脱掉自己身上累赘的舞女衣饰,海盗们给他留了条小木船在岸边,他瞅着目标,拿紧偷得的东西,跳离码头腾空而起,落在船上翻滚几下稳住身姿。

“你这个混小子!”

愤怒的西班牙人终于绕开了猪圈,怒吼着跑近码头,却发现年轻的海盗早就驾驶小船离来了岸边,他睁大眼睛握紧枪,盯着月光撒满的漆黑海面上,那艘模糊的木舟,那个小坏蛋还有闲心冲他这边嚷嚷,大声嘲笑。

“你应该永远记住今天,你差点抓到了……哦!”这个得意忘形的蠢小子不小心绊倒船上的绳子,惊慌大叫着后仰一头栽进了海里。

Salazar 留在岸上,看着湿漉漉的海盗爬上船离开,很可惜,他并没有听清他的名字,海军将领低头看见脚边落了一条红纱,那是男孩用来遮面的头巾,而他甚至没有看见他的模样,只记得一双欢快,张狂,狡猾的眼睛。

他握紧了手里的纱巾。

还有什么比把一只聒噪的麻雀关进笼子里,更让人愉悦呢。


End

——————————————————

后续大概是被抓住这样那样吧♂

评论

热度(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