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暖兮

打开新页 【BVS】巨人的花园(BS,19世纪AU,战后创伤大战傻白甜)第二十一章

左右不分:

第二十一章


 


天气愈发寒冷,白昼越来越短,预示着冬天的逐渐临近,这也是一年中园丁工作最少的时候,Clark便有大把的时间窝在火炉旁读书。呼啸的寒风被阻挡在厚重严密的橡木窗外,火炉里的木头偶尔发出一声爆裂声,屋里烧得暖融融的,鼓囊囊的扶手椅上放着柔软的鹅毛软垫。


 


这感觉太过安逸舒适,Clark常常不小心便抱着书睡了过去,直到Wayne先生将他唤醒。


 


“再继续睡下去,我看你会错过晚餐。”Wayne先生说道,伸出手将Clark一缕翘起的乱发按了下去。


 


Clark还有些迷蒙,没有回过神来,但睁开眼睛就能看到心上人的感觉实在令人幸福。他向窗外看去,发现天已经彻底黑了。Clark不禁脸红起来,他是不是在Wayne先生面前表现的太随意了些?


 


这个岛国的冬天天气一向恶劣,天色昏沉,终日凄风苦雨。若是雨小些,Clark能与Wayne先生撑伞在雨中漫步,也算别有一番情趣。但自从有一日,狂风将花园的一棵栎树拔地而起后,Clark便再也不敢在天气恶劣时带Wayne先生出去。大多数时间,他们只能留在家里,一边烤着暖洋洋的炉火一边喝热茶,十分缺乏运动。Alfred先生忍不住又抱怨起Wayne先生,说自己老眼昏花,几乎要把Wayne先生错认成一头黑熊了。


 


Clark因为Alfred的形容而笑出了声,但他坚持认为Wayne先生属于身材健美,恰到好处。今晚难得夜色晴朗,Clark便邀请Wayne先生去花园散步。Wayne先生穿了件深灰色的大氅,越发显得英俊逼人,Clark简直难以将眼睛移开,一直忍不住偷偷看他。


 


冬天的夜晚即使无风无雨,也依然乌云密布,连一点星子都看不到。Clark虽然手里提着灯,也只能勉强照亮脚下一小片路,多半还是要他凭借着对花园的熟悉带路。Wayne先生穿梭在花园间,不时停下脚步,抬头观望,惹得Clark好奇起来。


 


“先生,您在看什么?”


 


“我在寻找一棵冷杉,十英尺高,形状优美,枝干饱满,不能有空缺的部分。”


 


“啊,我知道花园里有几颗冷杉,也许能符合您的要求。但您找它做什么呢?”


 


“砍下来,放在大厅里,插上蜡烛和基督雕像。Alfred要求的。”


 


“一、一颗圣诞树?”


 


Clark激动的连说话都磕绊起来,他曾听镇上的人说起,只有贵族才会在自己家里摆上一颗圣诞树,上面挂满了糖果与饼干,所有人围着树载歌载舞,尽情欢乐。这棵树要从前夜一直立到主显节。


 


“大概是吧,一种愚蠢的新时尚。”


 


“我们也会围着它唱歌跳舞吗?”


 


“我没有听说过有这种规定,但如果你想的话,也不是不能答应。”


 


“您真是太好了!”


 


“若是你的父母有兴趣,我也很荣幸邀请他们。”


 


“真的吗!那我们可以邀请Grayson先生一起参加吗?”


 


“不行。”


 


Wayne先生一秒回答道,冷酷无情地拒绝了他,但这完全不足以令Clark沮丧。Wayne先生已经够好的了,圣诞夜与Wayne先生一起参加聚会,也许还能够领略Wayne先生的歌声与舞姿!还有什么能比这更让人兴奋的吗?只是可怜的Grayson先生,真是对不住,Wayne先生可是块难啃的骨头。


 


“你会跳什么?华尔兹?波尔卡?还是乡村舞?”


 


“呃……莫里斯舞?我和我父亲学的。”


 


“……算了,还是由我来教你。”


 


“谢谢您,先生!”


 


Clark雀跃地回答,蹦蹦跳跳地跟随着Wayne先生的脚步,重新回到了温暖的室内。Wayne先生脱掉了大氅,向他伸出一只手,姿态优雅到让Clark目眩神迷。他将手小心翼翼地搭在Wayne先生的手上,感到自己全身都在发烫。


 


“为我们两个人着想,我决定教你华尔兹,简单、缓慢、节省精力。”


 


Wayne先生说罢,用左手托起Clark的右手,另一只手则搭在Clark的背上。Clark立刻绷紧了身体,背挺得笔直,僵硬的好像一尊大理石雕像。他离Wayne先生太近了,实在太近了,近到他忍不住屏住了呼吸,眼神躲闪,盯着Wayne先生的衣襟看个不停。


 


“放松,抬起头来,把你的手放到我的肩膀后侧。”


 


Clark顺从地抬起头,正对上Wayne先生的眼睛,他立刻飞快地移开了视线,固执地落回Wayne先生的衣襟上,脸涨得通红。


 


真奇怪,这样威严的Wayne先生,眼睛却是温柔的棕色。


 


“抬头,Clark,我的下巴可不能教你如何跳舞。”


 


Wayne先生伸出手,用指尖抬起Clark的下巴。Clark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冲上了脑袋,他迷迷糊糊地盯着Wayne先生,脑袋里都快要沸腾了。


 


“Alfred,请为我们弹奏。”


 


Clark听到Wayne先生说,接着流水一样的钢琴声响了起来,但他的大脑已经顾不上分辨琴声从何处传来,他只顾着着迷地看着Wayne先生的脸。大厅四周悬挂的蜡烛闪烁着昏暗朦胧的光芒,Wayne先生的面容在光明与黑暗中穿梭,像一尊神祇的雕像,亦或是一个美梦。


 


“跟随我。”Wayne先生低声说道,他的脚尖抵在Clark的脚尖上,Clark不由后退了半步,Wayne先生立刻跟上,接着又是一步。他揽在Clark腰间的手微微用力,Clark立刻随着他旋转了半圈。这样的感觉太过奇妙,他跟随着他的心上人前进后退,随着他施加的力量旋转移动,像一对熟悉默契的舞伴。他被他的心上人掌控在手中,而他也心甘情愿被他掌控。


 


Clark曾在圣经上读到,大卫受上帝的恩宠与无上荣耀时,便只感到自身的渺小卑微,他难以将满心的敬拜尊崇付诸于口,便不由为造物主跳起舞来。舞蹈便是人类最粗糙原始的情感表达。而他此刻与Wayne先生站在一起,手心相贴,眼神交融,那支撑他随着琴声舞动的,不也正是难以倾诉的爱意吗。他们离得这么近,他看到Wayne先生的眼睛是棕色的,然而左眼中却有一小块蓝色的光辉;他嗅到Wayne先生身上那股松木、炭与古龙水交织的气息;他感受到Wayne先生的手掌,温暖粗糙,比他的要大上一圈。


 


他是如此热爱着Wayne先生,然而对方已经把他的心拿走了,他还有什么能给的呢?


 


他便只能跟随Wayne先生,在闪烁的烛光间,跳着三步华尔兹,但愿自己的感情能够传递出哪怕一星半点。


 


这支曲子似乎极其漫长,又似乎只有一瞬。当一曲终了时,Wayne先生放开Clark的手,向他微微倾身行礼。Clark失神地看着他,连回礼都忘记了。


 


“你学的很快,Clark。只需要再自己练习几次,便足以应付这次聚会了。”Wayne先生柔声说,他动了动身子,仿佛有些不自在,“夜已经深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先告辞。”


 


Clark还没有从方才的情愫中脱离出来,他想要挽留Wayne先生,又不知从何说起。他看向Wayne先生,却发现对方挪开了眼睛,不再回应他的视线。


 


“那么,晚安,Clark。”


 


Clark点点头,然后发觉自己的不回应显得十分无礼,便清了清喉咙,努力找回自己的声音。


 


“晚安,Wayne先生。”


 


Wayne先生最后看了他一眼,他们的眼睛交汇了几秒又错开,接着Wayne先生便走上楼梯,消失在房门后,留下怅然若失的Clark。




***




TBC




我就问你,这么可爱的年轻人如此爱慕地盯着你,全心全意爱你,小手搭在你手里,你动不动心?动不动心!




必须动!不动不是哥谭人【不是

评论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