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暖兮

【超蝙】Perception.(感知) [2]

Coda.:

前篇走[1]


甜文!!没有虐!!


*一个布鲁斯失明后的关于信任与爱的故事.
*人物性格参考旧刊/动画。私设有。短篇,两次完。


克拉克开门的时候,布鲁斯正穿着他蓝黑色的丝质睡衣半躺在床上,他的双腿弯曲着,露出一小截因为长期训练而产生的完美的腿部肌肉线条。他的腿上放着一本书,一只手撑着床褥,另一只手拂过书页。在听到开门的动静后他微微抬头,然而旋即又似乎发现这个动作全无必要地恢复了原来的姿势。他翻书的姿势透着十足的贵族少爷范,微皱着的眉头让他的表情带上几分罗曼蒂克的忧郁感,这种在布鲁斯和蝙蝠侠两者的边缘之间徘徊不定的表情莫名地将超人的心跳偷走了几拍。尽管没人会看到,超人还是心虚地调整了一下自己的面部表情,然后走到床边。


“盲文?认真的?”超人挑起半边眉,“你还有什么不擅长吗,布鲁斯?”


布鲁斯合上书本,封面合上时发出了一声轻响,他将书丢在一边,“富家子弟拥有小小的藏书爱好也无可厚非。至于我是不是全知全能,我想这个问题可以放在有待商榷的列表里。”他抛出一点点他的幽默感,微微坐直了身子,等待克拉克开口。


“呃…简单的小魔法。”超人说,“扎塔娜说是她某个姐妹的注意,因为某次我们——”他看了一眼布鲁斯的表情,“——我的失误。你还记得上次博物馆里的那个水晶球吗?我想是我用力过猛了…不管怎么说,这魔法是会自动解除的,只要等一天一夜就好。”


布鲁斯不置可否地轻哼一声表示他听到了,然后是几秒钟尴尬的沉默。


“对不起——”


“别,不是你的错。”


“你是不是猜到了?”


“差不多,虽然我也有可能逃不过被Alfred的军医朋友肖恩一通检查,然后几天后等待敏锐的记者将韦恩失明的消息送上报纸的头条的命运。”


超人不安地摸了摸鼻子,“你知道我会想办法让你重获光明的。”


布鲁斯露出一个不明显的笑容,他也许想让它变成一个嘲笑,但他布鲁斯韦恩的脸将他带着面罩时的那份威慑力几乎打磨干净,只留下某种若有若无的真正欣喜感。“我相信这点,氪星人。”他将手伸向刚刚他所抛弃的那本书的方位。


超人动了动嘴唇,似乎要说些什么但放弃了。他将书悄悄移动了几英寸让布鲁斯的指尖可以碰到书的一角。“那你好好休息布鲁斯,我想我该走了。”


布鲁斯点点头,他将左腿伸直,再次打开书本,仿佛打定主意他的余生要靠这本书度过。超人看着布鲁斯那空洞无神的眼睛停顿了一会儿,向房门走去。


“等等,超人。”


超人几乎是瞬间转过了身,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在那一刹那他是多么期待着那句挽留。


布鲁斯沉默了两秒,再一次抛弃了那本书,“我想去一次大都会。既然失明了,不如做一次新的冒险尝试。告诉Alfred我需要换一身休闲装。”


/


布鲁斯坐在楼顶上,用他那蒙上一层雾气的蓝眼睛望着大都会的夜幕发呆,无疑他现在视野里的夜空是没有星星的版本。顶楼的风将他额头前本来梳的一丝不苟的黑发吹的有些乱了,他也无心再去多加管理。他几乎没有戒备地坐着,在这个现代化的城市的某个楼顶上任由风把一位失明的哥谭首富吹的摇摇欲坠。超人觉得他的呼吸停滞了几秒,只因为布鲁斯韦恩这个凡人身份让他又一次地体会到了蝙蝠侠所背负的责任有多么沉重,这位藏在巴比伦塔后面的男人有怎样脆弱的一面。如果哪一天布鲁斯在他眼前破碎,死去,在他倒数的心跳间卡尔艾尔没有及时赶到……失去布鲁斯会让自己展现出怎样的一面,超人自己都不敢多想。


“嘿,布鲁斯。”他向布鲁斯走去,在他身边坐下,拿出一个汉堡递到他手边,将手中的纸袋放在一旁,“闪电侠说这家的汉堡可以算得上都会前三,所以…”


布鲁斯拿着汉堡轻声笑了,“起司汉堡?认真的吗超人?”他将包装纸展开,带着某种贵族式的吃相习惯咬了一口。


超人似乎也觉得一个超能力氪星人和一个失明的花花公子在楼顶吃汉堡这件事挺好笑的,他侧过去拿出另一个汉堡,“行行好吧,小记者的工资可付不起太豪华的晚餐呢。”


“等我不会被狗仔乱拍用拐杖探路的样子时再说请客的事吧。”


“你平时从来不吃这些快餐,是吗?”在一阵沉默的咀嚼后,超人问布鲁斯。


“迪克偶尔会吃,”布鲁斯喝了一口饮料,“但大多数时候会被我和Alfred阻止。”


克拉克拿出纸巾,“堪萨斯农场附近好像没什么快餐店,所以我童年基本都在绿色食品中度过。”他擦了擦嘴,“味道真不错。闪电可以做美食评鉴家了。”


布鲁斯点点头表示同意,他吃完最后一口汉堡,接过超人递来的纸巾。


“我打赌你从来没有闭着眼睛在天空飞行过。”布鲁斯听到超人这么说。


“的确没有。”


布鲁斯话音未落,他就觉得他的身子一下子悬空了,而无疑他是被黑暗中的氪星人给横抱了起来。他惊讶地发现超人的臂弯其实很温柔,并不如那媒体常用的“钢铁之躯”这样的形容听上去那么吓人,下一秒他就因为意识到自己的重点竟然放在了超人双臂的力道而不是自己正处在“被公主抱”的状态中而感到一阵恼火。


“放我下来,氪星人!”


“恕难从命,蝙蝠侠先生!”


超人在布鲁斯的抗议中发出一连串笑声,抱着他飞上了大都会的夜空。布鲁斯感受到冷风灌进了自己的衣领,他的眼睛睁着,如果他没有失明,他就能看到卡尔艾尔那如雕塑一般精致的脸部线条和那双闪闪发亮的蓝色眼睛,他的神色天真得像个孩童。超人向他描述着他听到和看到的物事,在这个都会的夜晚,在这个不是哥谭的夜晚,他的超级听力和视力无疑派上了大用场。


“拐角处的那个红发的小女孩,我见过她,还帮她拿回来过一只气球。”


“我看到吉姆了,他是个运动健将,我去看过他的比赛——噢,当然不是以超人的身份。”


“那是殷格斯先生,他为报社做过不少贡献,但现在退休了,如果你翻到从前的星球日报,你准能找到他的名字。”


布鲁斯听着超人絮絮叨叨地说着,仿佛他能帮助布鲁斯看见一般。事实上他的确在用他独特的方式来帮助布鲁斯“看见”这一切。


“你应该信任我。”


他曾经这么说。超人亲手将他的弱点交给了蝙蝠侠,努力让他克服自己内心那份下意识的不信任感。他真的可以信任这个氪星人吗?他可以这样心安理得地被一双可以轻易折断他脊椎的手抱着飞过云端吗?他可以相信他眼中的笑容不会有哪一天变成怒目而视,拳脚相向,甚至于至对方于死地吗?


“我信任你。”


他曾看着他护目镜后面的眼睛,郑重其事地说出这句话。蝙蝠侠自问,他真的值得这个异乡来客信任吗?他真的能放下他的戒备把他随身的绿色石头放下吗?他应该接受超人类的信任…他能真正感触到爱吗?


他没有确定的答案。这一切似乎有太多他理不明白的因素。从他童年的噩梦,到他在哥谭的所见,他下意识的未雨绸缪和“不信任”是他的优势,也是命运给他加上的某种负担。


布鲁斯韦恩现在正被超人抱着飞过夜幕,他的心里充斥着奇怪的安全感而把那份不信任挤在了一旁。他相信在黑暗中他不会从半空中跌落,他相信这个会笑着描绘街景的氪星人此刻不会突然变成十恶不赦的对手。他在黑暗中放缓他的呼吸和心跳,任由夜晚的风在他睫毛上轻轻留下一吻然后嘻笑着走开。


“你知道吗,布鲁斯。其实有一个很快解除这个魔法的方法。”


布鲁斯几乎要跳起来,如果不是他现在正在克拉克的怀里的话。“——什么?”


短暂的几秒空白。


布鲁斯在被吻着,先是轻轻的触碰和试探,然后他的口腔被舌头撬开,他能感受到胸口两个心脏慢慢加快彼此跳动的频率,他能体会到那残余的碳酸饮料的清甜味。布鲁斯在与超人接吻,在半空中他们换成了一个拥抱的姿势,他们难舍难分地接着吻。从嘴唇开始探求一份热度,舌尖划过牙齿又舔过口腔。在大都会的夜空中两个灵魂一起燃烧着。布鲁斯突然意识到到他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他的眼睛缓缓睁开,黑暗被剑刺穿了,他看到超人的眼睛在夜空的帮助下变成了深蓝色,同梦中的那道光一样缓缓流淌着。霓虹灯的碎片反射在他的脸上,印出他双颊淡淡的红晕和他眼里的自己。


“这就是你说的简单方法?”布鲁斯喘着气说。


“奏效了不是吗。”超人的笑容比得上夜幕后面藏着的阳光了。


/


闪电侠总觉得联盟成员最近有什么事瞒着他,特别是当他再一次对超人将他多买的一份披萨送去哥谭提出抗议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用一种或怜悯或理解或见怪不怪的眼神望了他一眼,然后去各做各的工作。


“嘿!排队可是很费时间的!”


金属门自动滑开,超人走进了门,他看见蝙蝠侠正把一张帅气的电影海报屏保改回系统默认,不由得微笑了起来。


“在忙?”他明知故问。


“什么事,超人。”蝙蝠侠点开了一个桌面上的文件夹。


“噢——没事,就是想着今晚你有没有空?我买了两张电影票。”


蝙蝠侠哼了一声当做同意,他开始播放一段视频。


“等等。”


超人停在了即将打开的金属门前,转过身。


蝙蝠侠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他的披风展开在地上,他向超人走来,一步又一步。超人看着他,呼吸加快。


“闭上眼睛,克拉克。”蝙蝠侠脱下面罩,用他那双明亮的蓝色眼睛望着氪星男孩的脸。


超人闭上眼,在心跳声和绝对的黑暗中等待着神的眷顾。


END.

评论

热度(56)

  1. 萧暖兮Cod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