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暖兮

【盾冬】幽灵保镖 02

七花七夕:

01


 


冬兵表示,我的业务范围就是保证你不死,其他仇家来历一概不是我负责的事。


队长表示,没错,我负责被保护,你负责保护我,Sam他们负责查杀手来历。


Sam表示,队长你说啥,风太大我听不清~~~~~~~~~


 


——————————


02


清晨Steve觉得浑身酸痛,任谁打地铺睡了一夜都不会太愉快的,何况他还受着伤。


睁眼时他先看见一双脚在旁边,微微抬头便对上了那双令他觉得很漂亮的眼睛,也许是睡饱了精神好的缘故,并没有半分戾气,只是单纯打量着他。


忽略对方怀中抱着的大狙,确实算蛮温馨的起床画面不是吗?


“早。”他说。


冬日战士冲他点点头:“昨晚没有人来找你麻烦,看来你那个仇家并没有时时刻刻惦记着取你性命。”


帮派颠覆,自然会有一番内斗,就算那个副手一心要为他们头儿报仇,也不得不分心应付来自各方面的追杀和压力。


毕竟这年头,谁的日子都不好混。


Steve一时间不知道该同情一下自己的仇家还是庆幸一下自己还活着。


 


 


右手受伤,他作为一个单身汉这些日子只好自己一个人慢腾腾地套衣服,倒也习惯了,只不过在他换衣服时冬日战士一直盯着他看,这使他有些不好意思。


独身惯了的人,领地突然被人入侵,总感觉有万般的不自在。


而且他冷漠的保镖就这么看着而已,一点声音都不出,仿佛整个人不存在一样。


Steve暗自嘀咕,作为正常的人与人之间的交往,起码也应该问一句自己需不需要帮助吧。


反正如果异地而处,自己肯定会忍不住帮对方套一下衣服的。


好吧,我就是这么多管闲事的人,Steve想,这大概就是自己当不了保镖的原因。


然而在卫生间刷牙洗脸,乃至他要上厕所解裤子的时候对方还盯着他,这就有点不能忍受了。


他迟疑地停下动作,有些怨念地看着身后的冬日战士,对方眼神却依旧无辜:“怎么了?”


“你们保镖都喜欢这么事无巨细地盯着保护人?”Steve觉得十分古怪,这哪里是保镖,分明是软禁的看守。


“你卫生间窗户的朝向不好。”冬日战士指了指窗外,“看,隔壁的公寓有一扇窗户正对着这里,如果选择狙击你,情况会很危险。”


Steve在这里也住了几年了,从来没注意过旁边大楼的窗户朝哪开,他觉得有些惭愧,人家第一天上任,就将地形调查得清清楚楚了,而自己好歹还算个特工呢,居然如此马虎大意。


不过被盯着上厕所这种事,还是有点超出他的接受范围。


见他依旧不动,冬日战士又问:“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Steve有点难开口,人家那么积极地保护自己,自己却希望他出去,真是太不应该了。


额头有汗珠渗出,害怕伤了这位称职保镖的心的Steve在对方波澜不惊的平淡目光中解决完了生理问题。


都是男人,无所谓了,他心一横想。


“你要用卫生间吗?”他问依旧站着的冬日战士,而对方则顺势点了点头。


看回来好了,谁也不吃亏,Steve抱着双臂斜倚在门上。


冬日战士则指了指门外:“这里很挤,我不喜欢被人看着,你先出去好了,记得等会儿再拉开客厅的窗帘。”


Steve突然有被人耍了的感觉,他指着卫生间的窗户:“这里要是有人狙击怎么办?”


冬日战士将百叶窗拉下来,把卫生间挡得严严实实:“下次晚上记得拉窗帘,以后开窗帘之前我就可以先观察一下窗外了。如果经常不得手,杀手们一般会换地点下手。”


SteveRogers在今天早晨又明白了一件事,对于冬日战士,说话一定不能拐弯抹角,越直接越好。


 


 


“你就一定要带着大狙到处跑?”Steve忍不住问他,毕竟这么有存在感的一柄武器天天在自己面前晃悠,总是有点心惊胆战的。


“也不是。”冬日战士说,“只是这把我用得非常顺手,如果贴身保护其实这把枪施展不开。”


“贴身保护你喜欢用什么?”Steve有点好奇。


冬兵顺手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小手枪,一颗手雷和一柄匕首,Steve咕咚一声咽了咽口水。


所以他的口袋里到底还有什么东西,Steve有点好奇,但并不想知道。


冬日战士却向他伸出了手:“给我一份名单,你可以确定信任的人员名单。”


“什么?”Steve有点没听懂。


“我得贴身保护你,如果有很多人人跟你有肢体接触,那么再好的保镖都不一定能来得及反应。”冬日战士解释道,“你得告诉我哪些人可以踏进这个安全范围,也就是可以相对不用非常关注的,比如你的至亲,挚友,不过性伴侣这种的话这两个月你最好克制,不要换得太频繁,因为那种接触范围太亲密了,我也无能为力。”


Steve觉得自己的脖子有点红:“我没有性伴侣,更不会频繁地换!”


如果Sam或者Natasha听到这话一定已经夸张地笑起来,并张罗着为他相亲去了。


而冬日战士却赞许地点点头:“那挺好的,要知道之前有个部长就经常换床伴,他的仇敌买通了他的性伴侣,然后他就被刺死在床上了。大部分人在床上总是容易丧失警惕性。”


正常人都不会想在那个时候保持警惕性的。Steve皱着眉头想,这种故事还是少听为妙,不然以后他会对床伴产生阴影的可能。


 


 


Steve是遗腹子,母亲在他少年时候便生病去世,所以他也没有什么至亲,唯一最信任的就是反黑行动队的那几个损友,那是他坚信绝不会伤害到自己的人。


冬日战士将名单看了看,顺手塞进了口袋:“你安全范围内的人不算多,活命的几率提高了不少。”


Steve觉得自己的保镖简直就是整天变相地计算自己挂掉的几率有多少。


于是今天,人们发现正式回归上班的Rogers队长周围出现了一道结界,除了他的小队成员,谁都不能靠近。


Steve有点无奈,冬兵带着口罩,沉默地跟在自己身后,第一个向他打招呼的是情报科的Luna,很热情地递上自己在家烤好的饼干,而冬兵毫不客气地说:“拿走。”


“可是……”Luna有些不服气,然而对方肃杀的气场令她着实有点心惊,还是Rogers好,如沐春风般的好脾气的金发大胸。


Coulson试图帮自家外甥女要一个队长的签名,却也被队长的保镖要求不要太靠近。


Steve想他今天大概会得罪很多人。


不过Coulson表示完全不介意,并认为保镖做得很对,队长的安全才是第一位的。


“你今天伤了很多姑娘的心。”Natasha将几份文件丢到Steve的桌子上,顺便看了看坐在一旁椅子上捧着狙击枪,造型有点可怕的保镖,“短时间内没有人愿意跟你约会了。”


Steve打开了文件:“我说过我不需要,Natasha,你没必要操这些心。”


他也是不明白,Natasha这么一个功夫极佳的女特工,最爱的事情偏偏是给人牵红线做媒。


他看了一眼冬日战士,对方面无表情地就这么坐在办公室里陪了他一整天。


保镖这份工作其实相当枯燥无味不是吗,他还是不要给自己的保镖再增加额外的工作量了。


 


 


冬日战士的业务能力在下班时得到了体现,Sam开车送他们回去,路过一家超市时想起需要买点东西,于是车停到路边。冬兵见四周空旷,没有可让狙击手藏身的大楼,才允许Steve下车。


对面慢悠悠走来一个推着婴儿车的母亲,向超市旁卖气球的老大爷走去,就在离他们有差不多十米远的时候,冬日战士突然掏出了裤子口袋里的匕首,Steve还没来得及看清,匕首已经扎在了那位母亲的手腕上,对方惨叫一声,Steve已经看见有掌心雷从那女人手中掉落,她试图用另一只手去够那把小手枪的同时,冬兵的另一柄匕首已经钉在了另一只手上。冬日战士没有半分迟疑地冲了过去将对方制服在地,直接“咯啦”一声卸脱了女人的手臂关节,接着伸出手将婴儿车里的婴儿捞起来,伸脚一踢,车下面放的几把武器一览无余。


整个过程耗时不超过五秒,若不是右手还打着石膏,Steve真想给他鼓个掌。


看来他的保镖不光理论强,实践也一点都不差嘛。


Steve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来由地升出莫名的自豪感来,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在对着谁自豪什么。


接到通知的Sam带着人气喘吁吁地跑来,抱走了婴儿收走了武器也押走了那个女人,对方手上扎的两柄匕首被冬兵“扑哧”一声拔了出来,带出些血花以及女人的惨叫,Sam都忍不住龇了一下牙。


真痛不是吗?他对Steve如是说。


而Steve则好奇地看着冬日战士擦拭匕首上的血迹:“你为什么要拔下来?”


冬兵看了看他:“我喜欢,这个匕首的手柄很舒服。”


“你应该消消毒。”Steve提醒道,“万一对方的血液有什么传染病呢?”


冬日战士盯着他,漠然的眼神里有了一丝疑惑,转而想了一想:“你好像说得对。”


这不是重点好吗队长?开车送他们回神盾局加班的Sam觉得自己有一肚子槽要吐,你们明明该讨论一下那个女人的来历那个婴儿的来历那堆武器的来历,而不是关心一把戳过人的匕首到底卫不卫生!


 


————tbc——————


 

评论

热度(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