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暖兮

【ALL铁/盾铁】美味密码(AU,主厨盾X总裁铁,ABO)No.11

孤光残影:

11


 


ALL铁预警!冬叉上线,嗯嗯,叉叔我的爱……俄罗斯真有个特种部队叫阿尔法啊……)


 


吃早饭时看着拿盐罐撒气的托尼,史蒂夫默默地把面前的大列巴切开泡进汤里。


俄罗斯产的面包大列巴又硬又酸,但不是难以入口的那种,黑棕色的表皮干脆,入口甜中带酸,是最受战斗民族欢迎的主食。和西餐厅的厨师们用电烤箱烤出来的面包不一样,正宗的大列巴是用木料烤制出来的,带着木头的香气。黄油、鱼子酱和香肠都是最好的搭配,或者泡在红菜汤或者牛奶里也是不错的选择。


“爸,我待会和韦德出去转转,中午饭不用管我们了。”彼得喝了口牛奶,伸出舌头舔掉嘴上的牛奶印,“说不定晚饭也不回来吃。”


“到时候电话联系。”史蒂夫在桌子底下用叉子叉了韦德的大腿一下,因为他发现这小子看彼得舔嘴唇的样子看得眼神发直,“但别跑太远,不许租车,这地方道路太宽阔,容易超速。”


“别担心,我没有国际驾照,租不到车。”彼得转头看向坐在自己旁边的托尼,“爹地,你撒那么多盐不怕得高血压?”


“我血压已经飚上去了。”没好气地应了一句,托尼瞪了眼史蒂夫之后继续往汤里撒盐。


有这么干的么?就算他们是炮友,但好歹给对方点尊重吧,在他眼皮子底下和妓女聊得热火朝天,都他妈脸贴脸了!还准备在椅子来一炮是么?


他可没当着史蒂夫的面和别人打情骂俏吧?恩……应该没吧?


托尼自我肯定了一下。


“我等下要去拜访几家水产贸易公司,托尼,你和我一起去?”史蒂夫不准和托尼多做解释,那种事越描越黑,还不如冷处理。


托尼翻翻眼睛,把面前那盘咸得可以拿来腌鱼的汤推开:“你不是叫我来度假的么?说好的出海钓鱼,怎么又变成陪你工作了?”


“不会耽误太久,我已经提前电话沟通好了,今天过去看一下,觉得哪家合适就定哪家,他们都在一个市场里办公,明天我们可以去钓鱼。”


“哦,那还差不多。”往煎大马哈鱼的盘子里挤了点柠檬汁,托尼叉起鱼肉咬了一口,觉得味道不够又把剩下的柠檬块拿起来挤了挤。


史蒂夫挑了下眉毛,问:“挤那么多柠檬汁,不怕酸了?”


“肉太厚,没什么味道。”托尼撇撇嘴,“没你做的好吃。”


“那我问问后厨是否能对外开放,晚餐我来给你做。”


“算了,你难得的假期,省下给我做饭的时间,拿来泡妞多爽。”


史蒂夫被汤呛得直咳嗽。


“韦德,你还没吃饱?”一看气氛不对,彼得立刻把韦德正往嘴里塞卷着香肠的大列巴的手拽开,“快走,一会人多了不好拍照。”


“恩?啊……那走吧。”


留恋地看了一眼盘子里的东西,韦德欲哭无泪。我的小可爱,哥还一口没吃呐!


 


连续拜访了两家水产公司,进到第三家之后,史蒂夫直觉他会选择和这一家签订供应食材的合同。和挂满吊杆、海产品标本的其他办公室不同,这家公司老板谢尔盖的办公室里,挂着猎刀和步枪,满墙的玻璃框里都是勋章和军人们的照片。


他盯着一个玻璃框里的勋章仔细看着,上面的俄文他不认识,但各国的勋章他多少知道一些,这一枚是苏联时期的个人英雄勋章。


“退役军人?”婉拒了对方递过来的雪茄,史蒂夫眼看着托尼笑眯眯地把雪茄接了过去,只得无奈地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啊,我曾经在‘阿尔法’里待过几年,后来因伤退役,就开了这间公司。”说这话的时候,谢尔盖脸上满是自豪。


一听到“阿尔法”这个词,托尼想笑但又没好意思,就把目光投向史蒂夫。


“前苏联时成立的特种部队,因为他们首批入选的三十个人都是阿尔法,所以就起了这个代号,一直沿用到现在。”向他解释了一下,史蒂夫用敬佩的目光看向谢尔盖,“能进入那个部队的,都是特种兵中的特种兵。”


谢尔盖笑着点点头:“您是个行家,也是退伍军人?”


“七十五游骑兵特种部队。”


“从那里出来做个厨师可真是浪费人才。”


“那真说不上,我喜欢待在厨房里。”


“所以说,到现在为止,那个特种部队,只收阿尔法?”托尼插了句嘴,不就买几只海参的事么,史蒂夫挑剔地转了半天,现在又和另一个国家的退伍特种兵互相吹捧,他快无聊死了,“这算不算歧视?”


“不,并没有明文规定不允许招收阿尔法以外的人员进入,但阿尔法的爆发力和耐力远在其他性种之上也是不争的事实。”谢尔盖回身从墙上取下个玻璃框,指着其中的一个人给托尼看,“事实上,在我服役的期间,就有一个欧米伽加入到那个部队里,就是他,非常能打,二十七岁就当上了反恐小队的队长。”


托尼看了一眼照片,撇撇嘴:“唔,看起来是个硬汉。”


史蒂夫也凑过去看了看,突然皱起了眉头。


“我能……?”他比划了一下,谢尔盖点点头,把玻璃框交到他手里。


抬手盖住那个“非常能打的欧米伽”的半边脸,史蒂夫确定自己在照片上看到的,是年轻版的布洛克·朗姆洛。想起巴基转述给他的,那些朗姆洛过去的悲惨经历,史蒂夫从心里爆发出一股怒气。


巴基,就说你小子被骗了!看看!什么混混?什么被人烫坏了半边脸!他以前是个特种兵!


 


托尼感觉到了史蒂夫的心神不宁,又看他拨了一下午国际长途都没联系上想联系的人,就问他要不要提前回国。而史蒂夫却说不想扫彼得的兴,难得出来旅游,还是别提前结束的好。


“到底出什么事了?”在沙滩上找到喝闷酒的史蒂夫,托尼在他左手边坐下,从他手里把啤酒瓶拽过来自己喝了一口,“我看你一整个下午都闷闷不乐。”


“没什么特别的,就是看到了一个熟人的照片。”


“在谢尔盖那?”


“恩,那个特种部队的欧米伽,我认识他。”


托尼撇了撇嘴,酸溜溜地问:“呦,老情人?”


“什么?当然不是,我可不会招惹那种人。”摇摇头,史蒂夫从沙滩上拿起一块贝壳扔进海里,“你没见过他,布洛克·朗姆洛,现在是餐厅的供应商之一,他和巴基……恩,他们俩……搞在一起了。”


“布洛克?我听说过他,不是毁容了么?巴基口味够重的,我怎么记得他以前是个外貌党?”


“毁容什么的不是重点,重点是,他对巴基说的,关于他自己的事情,恐怕没一件是真的。”


“喂,我奉劝你一句,这种闲事你最好少管,人家两个人的事情,让他们自己去解决,你横插一脚,小巴基会恨你的。”


“我这也是为他好,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朗姆洛要骗他,但总归是让他有点防备。”


“你就是爱瞎操心,怎么?你还想把那俩人给搅和黄了?”


“作为朋友,我觉得我有义务——”


“你什么义务都没有,听我一句,这事你别管,等他什么时候痛哭流涕来找你说被人骗财骗色了,你再陪他喝杯酒安慰他就行。”用啤酒瓶碰了下史蒂夫的胳膊,托尼翻了他一眼,“感情这事,都是愿打愿挨。”


“我倒是不担心他被人骗财骗色,托尼,朗姆洛曾经在俄罗斯的特种部队服役,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么?”


“洗耳恭听。”


“美国和俄罗斯之间一向关系紧张,就算冷战结束了也只是表面风平浪静,互相渗透谍报人员从未停止过,我是怕以后巴基这种事情会被牵扯进去。”


“哎呦呦,你该去做《007》的编剧。”托尼弓起身体,抱着膝盖笑成一团,“一个给餐厅供货的蔬菜商是间谍?你想象力太丰富了,罗杰斯上尉。”


“事实上,真正的间谍,就是越不起眼越好,我见过一些谍报人员的资料,像电影里演的那太夸张了。”


“哦,抱歉,我们这种小老百姓只看过电影,没见识过真正的间谍。”托尼的语气有些不悦,但他还是靠到了史蒂夫的肩膀上,柔声问:“你是来度假的,放松,大兵……这么美的夕阳和海景,你不想做点什么?”


“抱歉……托尼,我没兴致……”史蒂夫满脑子都是巴基被CIA关进关塔那摩监狱的画面,完全硬不起来。


托尼蹭一下站起来,狠狠踹了他一脚,吼道:“和妓女看夜景喝啤酒脸贴脸聊天你就有兴致!”


“……”


揉着肩膀,史蒂夫无奈地看着托尼怒气冲天的背影。


看上去托尼要拿那件事来念叨他好久。


 


TBC


 


诶?完蛋,没写到叉叔出场……不过我叉叔够苏是真的……


对的,叉叔是骗了小巴基……恩……善意的谎言?


罗师傅你最好听你老婆的,别去管闲事……


红心回帖,看电影去喽!


曾经沧海难为水,我被叉叔苏断腿↓






评论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