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暖兮

帚石楠

异想天开:

生活在别处:



帚石楠








*不义2,Superbat,再次试图开车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DC爸爸








帚石楠








“我已经承受过各种各样的苦难。”




                              伏尼契 《牛虻》








他在一片荒原上醒来。








天色阴霾,几乎是暴风雨来临前的样子。风如同匕首,刺得人皮肤生疼。枯干焦黑的植物覆盖着干燥粗砺毫无生气的土地,一件漆黑的殓衣。








他的四肢都被束缚着,金属的锁链闪着寒冷的光没入大地。








他试图扯出锁链,然而它们如同本就从土地中生长出来一样纹分不动。因而低下去的头颅却瞥见了脚边盛开的花朵——旋状花序上露水尚未蒸发,花萼的裂片覆盖着娇嫩的粉红色花瓣,如同这荒原上的尚未完全愈合的小小伤口。








帚石楠。








他知道这种有“山中薄雾”之称的柔弱花朵在漫长的冬季会褪成棕色,但仍然可以保持不凋谢的状态。隐秘的生长、花朵盛开、凋谢、消失,收缩回去准备再次开放,一切都在这荒原之上……他的记忆仍旧处于混沌的状态,像一根透明鱼线在激流中摇摆游移。








接着他想起太阳升起的早晨,土壤充满香气,空气里轻微的、温柔的风,鸟儿的鸣唱,白巧克力和蔓越梅。然而后花朵枯萎,谁在疯狂的笑。侵蚀与腐坏都不过是瞬间的事,然而……








于是他想起来了。




克拉克——超人,卡拉,布莱尼亚克,还有……那之后呢?那之后发生了什么?








记忆混乱。烦躁感像潜藏于皮肤下的极细小的针头,让他感到隐隐的痛苦却无法准确找到被蜇刺的部位。这里实在太过安静了,连风声都听不到,只有流动的空气刺痛脸颊——一种静态的、不自然的矫饰,几乎让他耳膜发胀。








他突然感觉到口腔正在被什么东西撑开。腥而咸。







天空在一瞬间放晴。








天空蓝得就像谁的眼睛——海天相接处的一线或是高山湖泊的边缘,晶形完美的海蓝宝石或硫酸铜的水溶液。太阳金色的光芒柔和的洒下来,几乎可以说是温情脉脉。枯朽的植物们因这光而复苏:铃兰、石竹、向日葵、郁金香、矢车菊、鸢尾花、紫罗兰、金雀花、风信子、勿忘我、长春花、天竺葵、波斯菊,百合与玫瑰。








仿佛一切都回到了从前。








然后一个声音响了起来,那个熟悉的声音。








“我爱过你。”








这句话细若蚊蚋,瞬间就消失了。












然后天空重归阴霾,乌云裹挟闪电翻滚着聚集起来,宣告着雷雨即将到来。








困倦与无力感侵袭了他。这感觉就如同雪崩,压垮一切的最后一片雪花落下,然后连带着层层叠叠数吨或数十数百吨的雪片雪粒和粒状冰重重垮下,将一切都无情压倒。于是他仰面倒下,盯着逐渐汇聚的乌云,努力维持着呼吸。








身下的沙石干燥粗砺,毫无温情。再次枯萎的植物茎干焦黑,如同漆黑的殓衣。








不知过了多久。








闪电再一次刺痛他的双目之后,冰冷的雨滴终于开始逐渐浸湿他的身躯,将沾满全身的白浊带走。尘土的气息在鼻腔和舌尖缓缓化开,让本就困难的呼吸间缠绕上腥咸与苦涩的味道。








他闭上眼睛。








陪伴他的只有无边际荒原上盛开的帚石楠。








-Fin.-








*帚石楠:孤独、背叛




而象征美好的花已经全部枯萎。












不义超只在啪啪啪的时候联通老爷被囚禁的意识








另外一些注释:




【1】铃兰在古法语中写作mugue,意为麝香。据说是因为味道然而作者没有求证过。




【2】普鲁斯特用“做卡特莱兰”指代做/爱








*文中某些花的隐喻含义来自菲利浦•索莱尔斯的《情色之花》。






评论

热度(79)

  1. 萧暖兮异想天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