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暖兮

[未授翻][后BvS S/B无差] 朝圣者的灵魂 Pilgrim Soul (全文试阅)

鸡丝包子:

原作:Steals_Thyme (Liodain) 
译者:ginettecat
 
AO3原文:Pilgrim Soul

写在前面的话:《Whoever Falls First》和《certain obscure things》的翻译相当耗精力,最近翻的几个短篇算是喘口气。试阅是译者鸡血下的初翻产物,bug无法避免,推荐有能力的GN直接去看原文。乱码都是敏感词的错。
 
关键词:后BvS设定;近未来;寿命差。 
 
------------------

现在是周五,距离凌晨一点还有几分钟,Clark戴着眼镜穿着讨人厌的格子衬衫,肩上还挂着没摘下行李牌的旅行包,就一把将Bruce按在了湖边别墅巨大的玻璃窗上。

“我很想你,”他贴着Bruce的脖子说,双手搂在他的胯上抱紧了他。尽管Clark的举动带着柔情,他本身却是坚圌硬地贴住了Bruce的大圌腿,而且上帝啊,Bruce也很想念他,即使他从来都无法轻易宣之于口,但过去的这一周是漫长又沉重的。超人也许眨眼间就能飞越地球,但是Clark Kent要追踪报道一条国际新闻,地点还在地球的另一边,他日常工作的时候也是Bruce身处哥谭最寂静深夜的时刻。这当然不是他无法应对的问题——他也绝没有开始依赖超人的能力——但同时,他也不再像曾经那样年轻了。

归根到底当面对现实的时候,就像人们常说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因此Bruce捧起Clark的下颌轻轻地吻他,只是嘴唇轻柔的接圌触,因为如果Bruce用自己渴望的方式让他纵情沉醉其中的话对他来说并不公平,尤其不能在Bruce正要让他回去自己的家,回去他自己床圌上的时候。

Clark在担忧中蹙起眉头,敏锐地注意到了Bruce的脸色,然后他放松圌下来,显然是发现了他眼下的阴影,重压导致的皱纹和被掩盖的瘀伤。“你太累了,”他说。

Bruce抬起一边肩膀,努力压下打呵欠的冲动。

“那就快去床圌上休息,笨圌蛋,”Clark充满柔情地说。

我在熬夜等你回来,Bruce没有这么说。“我正要去睡,你就闯进来了。”

“啊哈,是啊。”Clark拽掉Bruce的领带还有外套,毫不费力地将他送入卧室。要想抗拒Clark放在他长裤拉链上的手并不困难,但唯独辜负他的期望是让自己无法承受的。

“没关系的,”Clark说着停下了被Bruce按住的手。“我只是想——”

“明天再过来,我会更——”

“我只是想见到你——”

“——有能力,我只是,现在,我——”

“——我猜我原本期待着你也在想念我的,然后——”

“我很想念你,”惊讶将这些话从Bruce的嘴里逼了出来。“Clark。”

“那就让我留下!”Clark笑着说。“上帝啊,Bruce。你实在太不擅长这种事了。”

仿佛Clark就比他做得更好似的——但他没有说错。Bruce躺回到床垫上,暗自叹了口气,让Clark脱掉他的衬衫,抬起他的胯部拽下长裤。无论本能在怎样叫嚣,他都坚决将身圌体保持在一种放松的状态里。很显然,要想将多年来的训练、冥思还有苛刻的自律全部抛到脑后,只需要这个把阳光带入自己生命中的耀眼的人令他全身兴圌奋异常就够了,即使是在这个他无法从肉圌体上做出任何行动的时刻。

“这里以前没有的,”Clark说着用手指描绘出Bruce肋骨附近的一块淤青。

“星期二的,”Bruce这样解释。Clark俯下圌身,亲圌吻它的边缘,然后压到Bruce身上,那件糟糕透顶的衬衫充斥了Bruce的视野。“把这个脱了,”他拉扯着最上面的那颗纽扣,“不然我就真把你轰出去了。”

“老天。好吧,如果你这么坚持的话。”

下一秒赤圌裸的肉圌体就明目张胆地呈现在了Bruce眼前;Clark贴紧他暴圌露在外的皮肤,身圌体自然散发的热量就像是涂抹在Bruce刺痛肌肉上的镇痛软膏。他尽力地抑制住一声呻圌吟,但Clark不可能没注意到他沉重的抽气声和凝滞住的呼吸。

“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你,”Clark靠在Bruce的肩上低声说。“好像过了不止一星期这么久。”

“嗯。”

现在正是应该把Clark翻过来按在床圌上,用双手握紧他的后腰,一点点缓慢地进入他直到他含糊地用恳求和咒骂表达出爱意和控圌诉的时候。但今圌晚这些都不会发生。甚至连深入思考都感觉太艰难了。

因此他只是将脸埋进Clark的肩膀,深深地吸圌入这熟悉的气息,在Clark将手指插圌入他发间时沉重且满足地叹了口气。

“我想要的只是,”Clark低声呢喃着。“这样。”他在Bruce的额头和脸颊落下了一连串细碎的吻。用嘴唇亲圌吻过然后用拇指轻蹭他的下巴。“只是,你。”

Bruce从来都不确定该怎样应付这种近似本能的亲圌密举动——即使Clark是他能够拥有的最强大的弱点,也仍然相当是一个破绽,这并非是他能轻易容许的存在——但他被免于被圌迫构想出一个回答了,因为Clark覆上了他的嘴唇,温和地测试着他的戒心。

(有时这种矛盾威胁着要摧毁他;将Clark逼走的冲动正如Bruce心甘情愿交付给他的信任。)

但在这里没有别人会听到他渴求的呻圌吟,所以他放任了这一切的发生,并且一心投入在这个吻里,小心地顶开Clark的嘴,用牙齿挑圌逗他,就算这能够伤到他,他也放轻了动作确保不会造成任何伤害,却足够让Clark急切地吸了一口气,用腿勾住Bruce的小圌腿,将两人纠缠得更紧密。

“我可以永远这样做下去,”Clark贴着他的嘴唇说。

“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Bruce说着激动地压在Clark的身圌体上,压紧他年轻结实的肉圌体。“但尝试一下也无妨。”

“Bruce,”Clark喘息着低声说,“别这样说。”

他们不谈论这件事,即使不把Clark理论上的永生考虑在内,Bruce也有着一个比他更早开始的人生。仅仅无懈可击的强壮就已经是条不可逾越的鸿沟了。

Bruce更加激烈地吻他,歉意和坦白全部交融在一起:如果能做到,我会去做的。[译注:原文I would too, if I could。]

Clark的手覆上他的肩膀,沿着他的手臂和腰间还有腹部抚过,在他们亲圌吻彼此时,那些手指一会绷紧一会又放松,搜寻着他身圌体上最脆弱的部分,只为了在那上面转圈划过或是贴着那片皮肤攥起拳头。Bruce能够感受到他现在的硬度,也能感受到他是如何将自身的感觉抛到一边,不用沉浸在欲圌望中胯部的挺动来要求自己的关注,只是真切纵容着Bruce的快圌感,偶然间贴着大圌腿的温柔碾动相对于他慷慨地用嘴唇和双手给予的关注来说都是次要的。

一切持续了似乎有数小时之久;Bruce向着梦境滑落,却一次又一次地被Clark缓慢移动的嘴唇,和贴在他胯间从容移动的舌圌尖温柔拉扯着回到现实,他的动作带着催圌情和催眠的效果,充斥着悠然的爱意,直到他最终停下把头靠在了Bruce的胸口上。他满足地长叹出一口气。

*

现在是周六,清晨五点整,夏日明亮的破晓正穿透湖边别墅的玻璃窗射圌入室内,笼罩在墙壁、被单还有Clark肩膀起伏的线条上。这对Bruce疲惫的双眼来说太过耀眼,因此他闭上眼睛,晨光被减弱成更加柔和,更容易接受的亮度。

他没有睁开眼睛,甚至在感受到Clark贴着他向下移动,感受到他的嘴唇压上了自己大圌腿内圌侧,感受到了他口腔圌内部的炽圌热时,他都一直没有睁开眼睛。

“早上好,”他抽着气说,Clark贴着他转动舌圌头,正将他挑圌逗得进入了来之不易的半勃状态。

伴随着一个湿黏的声音Clark退开,拉起了他的手亲圌吻着他手腕内圌侧。“早上好,”他低沉的嗓音震动着Bruce的皮肤。“有兴趣吗?”

“不确定,”Bruce说着垂下视线看向他,脸上露圌出了安逸而发自内心的微笑。“想知道吗?”

- END -

评论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