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暖兮

【超蝙】二十四小时书店

诗酒慰年华:

*说好的用山东卷作文题写一篇超蝙。 写完不禁觉得,要是再高考一次,必然是没学上了的hhhh


*一开始误传是《回头已不是从前》,这一把大刀,我差点就写不义了,幸好真的题目我还能写个糖。


*可能比较隐晦吧,但我觉得是糖的。


材料作文:


24小时营业的书店,安徽合肥有一家24小时营业的新华书店。深夜,当大部分顾客离去,有一些人却悄悄走进书店,在座椅上安然入睡。书店工作人员说,在这过夜的很多是拾荒者和无家可归的流浪者,也有离家出走的人和在自习的学生,书店从来不驱赶任何人。谈一下感受,自己命题,体裁不限。如果换成你是考生,你会怎么写?


 


—正文—


01


哥谭市新开了一家书店,二十四小时营业的那种,就伫立在阿卡姆疯人院东边的那条街上。店主是一个年轻的男人,笑的温柔无害,穿着土里土气的格子衬衫,戴着一副黑框眼镜。


这很不常见。


先不说书店这种风雅的场所出现在哥谭市郊的可能性,就是二十四小时营业也是一项巨大的挑战,尤其是在晚上,尤其是在这个毗邻阿卡姆疯人院的街道上。所以,这家夜班书店意料之中的生意冷清。


最开始发现书店存在的是哥谭警局的吉姆·戈登。


这个晚上过的不太好,戈登的大衣上蒙着灰尘,他刚刚把一位精神病患者押回阿卡姆。天已经快亮了,他还要在早上八点半回到警局,既然没有时间回家,还不如趁着太阳升起之前少有的宁静散散步。于是,在拐过一条街后,他发现了黑漆漆的街道上唯一亮着灯的门店。


这里什么时候开了家书店?戈登对此没有一点印象。


这里装修的很典雅,有一种中世纪的味道。尽管不是这方面的专家,戈登依旧可以看得出设计者贵族般的品味。


戈登推开门,厚重的木质门扉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他看见了坐在门口的店主。


“晚上好。”年轻男人看见戈登完全没有意外,他放下手中的书——戈登看见了封面,精装的《雾都孤儿》。


“你好。”戈登像男人点头致意。


“外面很冷,你需要热咖啡吗?”


店主站起来,戈登才发现,他个子很高,也很强壮,只是被宽松的衬衣掩盖了。如果脱了衬衫,文上纹身,再剪个稀奇古怪的发型,也许会跟哥谭的夜色更相衬一些。


在戈登开口之前,店主已经把马克杯塞进了他的手里。


“谢谢。”戈登看着咖啡杯里打着圈的白色泡沫,有些愣神。他很少在哥谭见到这样童叟无欺的店主,进门会给顾客倒咖啡,还不会玩命推销。


“今晚可不太平,你还开着店。”戈登问道。


“我们是二十四小时的书店,说到做到。”店主笑着指指门口的牌子,彩灯围出“24h”的字样。


“你是外地人吧。”


“是的。您怎么看出来的?”


“哥谭可没有这样风雅的人物,尤其你这书店的装潢看上去绝不便宜,哥谭本地人可不会在郊区砸开这样不盈利的店。”


“谁说我不盈利?”店主笑的人畜无害。


戈登挑眉看着这个有点傻气的年轻人,撇撇嘴不再回答。外地人,年轻而没有经验,他迟早会明白,在哥谭,这样的店是存活不下来的。


戈登很快喝完了那杯咖啡,好像有魔力似得,他觉得精神了不少。


“谢谢你的咖啡。”


他把杯子放回桌子上,准备离开了。他拢了拢大衣的领子,推开了门。外面是灰色的清晨,和店内温暖的橙红色形成鲜明的对比。


“对了,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克拉克。克拉克·肯特。”


“谢谢。”


“欢迎您下次光临。”


戈登关上了书店的大门,头也不回的踏入了哥谭的清晨。


 02


第二次,戈登光顾这家书店已经是一个月以后了。这次,他把小丑丢回了阿卡姆,当然,有蝙蝠侠的帮助。不过,那个来去无踪的忍者蝙蝠早就离开了。


戈登站在书店异常干净的门口感慨万千,这里竟然还没有关门。他推门进去,却没在里面看见克拉克。


不知道为什么,他在店里闻到了一丝血腥味,也许是在小丑的炸弹造成的爆炸现场回来,什么都带了点令人厌烦的腥甜。


他随手拿起一本书,坐在门口的椅子上看起来了。


戈登自己坐了很久,克拉克才急匆匆的从内间出来。看见戈登,他倒是没怎么惊讶。


“晚上好。”戈登主动说道。


“晚上好。”克拉克也点头示意。


“睡着了吗?晚上没人的话,确实很难熬。”戈登看克拉克的脸色有些苍白,也许是没有睡好。


“谢谢您的关心。”克拉克跑到桌子后面倒了两杯咖啡,一杯递给戈登,又自己灌下一杯。温热的咖啡让他的脸色渐渐好起来了。


“您今晚过的也不太好吗?”克拉克缓过神来,看见了戈登大衣衣摆上灼烧的痕迹。


“哦,小丑,你知道的,哥谭特产。”戈登耸耸肩,语气带着嘲讽,“倒是你,手无寸铁的,半夜看店可要小心,好歹做个保护措施,就这样开着门说不定会被抢劫什么的。”


“我会小心的,谢谢您的关心。”克拉克朝戈登笑笑。


一时无话可说,戈登继续低头看手里的书了。


突然,后面传来玻璃打碎的哗啦声。戈登吓了一跳,迅速掏出了枪。


“没什么!”克拉克迅速拦住戈登,“我养了一只猫。”


男人匆匆跑进内间,不多时抱出一只黑色的猫。那猫看起来很胖,困得直打哈欠。戈登放松下来,伸手摸摸那只猫,“一个人的话,养只猫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


戈登准备离开了,走之前,他告诉了克拉克自己的名字和身份。


“我知道。”克拉克挠着黑猫的下巴,“戈登局长,您很出名。”


“如果遇到麻烦可以来找我。”戈登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他对这个年轻人有些好感。虽然比起那些一手遮天的黑帮首领他能做的很少,但他还是希望给这个年轻人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


“欢迎下次光临。”


 


“去街上抱只猫来充数?克拉克,你反应很快啊。”一个声音,沙哑而虚弱。


“哦,B,拜托你别动了,伤口裂开了。”另一个声音,焦急还带着浓浓的迁就。


没有第三个人听见他们的声音。


 
03
 


他又去过书店很多次,大部分时候克拉克都在内间忙碌,都是当他在书店里坐了一会他才会出来,给他倒上一杯咖啡。他们很少交谈,但戈登很享受坐在书店里平静的感觉,好像外面是香榭丽舍大街,而不是该死的阿卡姆疯人院。


这次是傍晚,戈登来阿卡姆取一些文件,回家之前,他决定来书店看看。芭芭拉快过生日了,他想挑本书送给女儿。


他推开门,意料之外的,已经有人站在书店里。那个人背对着门口手里捧着一本书,西装妥贴的贴着他的腰线,听见门口的脚步,男人转过身来。


布鲁斯·韦恩。


“嗨,局长。”布鲁斯放下书,自然的跟戈登打招呼,好像他很很熟似得。事实上,在戈登的印象中,他们只有几次发布会上的交流而已,大部分都是些冠冕堂皇的扯谎。也许,这就是贵族的待人之道,哪怕一面之缘,哪怕不记得你的名字也一定要端住了架子打个招呼。


“你好,韦恩先生。”


“你也是这家店的常客吗?”布鲁斯随意的坐进沙发里,继续翻看他的那本书。


“不算常客,只是来过几次。”


戈登看见了他翻看的书的封面,《荆棘鸟》,很厚重的大部头小说。烫金的花纹让这本书看上去添了一些神秘的味道。他在书架上看到了几本新的。戈登想,也许芭芭拉会喜欢这样的书。


 


有一个传说,说的是有那么一只鸟儿,它一生只唱一次,那歌声比世上所有一切生灵的歌声都更加优美动听。从离开巢窝的那一刻起,它就在寻找着荆棘树,直到如愿以偿,才歇息下来。然后,它把自己的身体扎进最长,最尖的荆棘上,便在那荒蛮的枝条之间放开了歌喉。在奄奄一息的时刻,它超脱了自身的痛苦,而那歌声竟然使云雀和夜莺都黯然失色。这是一曲无比美好的歌,曲终而命竭。然而,整个世界都在静静地谛听着,上帝也在苍穹中微笑。因为最美好的东西只能用最深痛的巨创来换取……*(注1)


 


他放下了这本书。封面上的那段介绍让他觉得有些难过。也许他可以选本《简·爱》什么的。


“嘿,戈登局长。”克拉克出现了,他艰难的端着三只杯子,好像一早就预料到了戈登的到来。


“谢谢,克拉克。”


“今天过的好吗?”克拉克熟稔的于戈登寒暄,布鲁斯坐在沙发上一声不吭的翻着书。


“还不错。”


“要买书吗?”克拉克看见了戈登手里拿着的《简·爱》。


“哦,是的,我女儿,我想送她一本书做礼物。”


克拉克笑着说,“想不想听听我的意见?”


戈登表示愿闻其详。克拉克转身回到书架前,手指略过成排的书籍。最终,他挑出一本薄薄的小书。他把书递给戈登。比起那本装帧华丽的《荆棘鸟》,这本书清新的多。


“《爱在黎明破晓时》。”


“女孩们可能会喜欢,这种偶遇的浪漫爱情。”


布鲁斯听见了,发出一声安静的嗤笑。


“也许可以试试,我并不知道她欢什么样的书。我工作太忙了。”说道这里,戈登有些沮丧的低下头。他并不想在外人面前表现出脆弱什么的,他掏出钱包打算付钱。


“不,送给您的女儿了。”克拉克按住了他的手,“我想她一定是个可爱的女孩。”


谢过克拉克,戈登就告辞了。他想晚上回去跟芭芭拉吃饭,他需要更多的时间陪着女孩。


 


“我们各自心中都有某些不愿意摒弃的东西,即使这个东西使我们痛苦得要死。我们就是这样,就像古老的凯尔特传说中的荆棘鸟,泣血而啼,呕出了血淋淋的心而死。咱们自己制造了自己的荆棘,而且从来不计算其代价,我们所做的一切就是忍受痛苦的煎熬,并且告诉自己这非常值得。”


隐隐约约的戈登听见一个微微低沉的声音念诵着一段话。门在身后关上了,隔绝了一切声音。他抬头看向哥谭的天空,灰蒙蒙的,但最上面也是蓝色。


他走向夕阳落下去的地方,阳光仿佛利剑,仿佛荆棘。


哥谭,就是荆棘。


 


 04


 


时间总是过得飞快。最开始,戈登总是担心这个无害的年轻人开的书店会同化进哥谭“淳朴”的民风中,可慢慢的,他开始觉得,也许没有什么能阻止这个全天开门的书店了。


其实,虽然是全天开门,克拉克却不是整天都在的。有时候,即使是白天,戈登去书店,也有可能一直等不到克拉克。但风雨无阻的是,这家书店真的从没关过门。


戈登开始会带些吃的去书店,克拉克不在他就会在那里吃完自己的那份,然后把给克拉克带的点心饼干之类的留在桌子上。有时候,工作结束后,他还会在书店的沙发上小憩一会,等到天亮了在离开。


这里好像一片无人侵犯的净土,沉稳的站在阿卡姆的旁边,像一座围城,围起了一片宁静。


 


 05


 


平静并不总是光顾哥谭。除了阿卡姆的疯子,还有来自宇宙的外星人。这个时候,哥谭就与其他所有的城市没什么分别,都是被碾压毁灭的对象。


等到一切结束的时候,所有人都精疲力尽了。罪犯与疯子也回到了自己的巢穴。哥谭归于平静。


然而有些善后的事还是不得不做,戈登驱车赶往阿卡姆查看是不是有设备毁坏的现象。万幸的是,为疯子设计的阿卡姆顶住了攻击。他想起当初改造阿卡姆医院的时候,韦恩集团出资,蝙蝠侠亲自监工,确实早出了不得了的堡垒式建筑。


离开的时候,他顺路去了书店。


这绝对是最意外的情况。书店的门打开着,红色和黑色的披风纠缠着铺在地上。戈登毫不费力的认出了瘫倒在沙发上的两个人——超人和蝙蝠侠。


超人醒着,看见戈登进来,他比了个噤声的手势,指了指蝙蝠侠。他睡着了。披风和铠甲破碎不堪,血迹沾的到处都是,但是他睡得很安稳,胸口有规律的起伏,看上去比任何时候都像个人类。


克拉克不在,也许是被疏散离开了。


“谢谢。”戈登朝克拉克做了个口型,如果不是超人,也许哥谭的损失会更大。


超人笑着摇摇头,表示没关系。趴在他身上的蝙蝠侠好像是从梦中醒来了,他在超人上上蹭了两下,像只脏兮兮的小猫。


“B,我们回去好不好?”超人的语气几乎称得上宠溺。


戈登觉得他该走了,于是轻轻地带上了厚重的门。坐上车,戈登想,他们的关系真好啊。汽车发动,歪歪扭扭的开走了,书店里发生的事,只有两位英雄才知道了。


 


 06


 


这家书店真的在哥谭住下来了。戈登已经习惯了在这里看到各种各样的人,布鲁斯·韦恩,蝙蝠侠,罗宾,甚至更多前来读书的普通市民。


戈登喝着咖啡靠在收银台前,克拉克忙着给一个小女孩找钱。


“终于开始慢慢盈利了?”戈登看着收款机里有些厚度的纸币,为克拉克感到高兴。


“我一直都是盈利的。”克拉克说,“我不为钱才做这些,我得到了更宝贵的。”


门外,一辆轿车停下,布鲁斯从里面走出来,推门进来,脸上带着轻佻的笑容。


“嗨,局长,小男孩。”他看上去心情很好,轻车熟路的走上前,摘下了克拉克的眼镜戴到自己的脸上。


克拉克惊慌的捂住眼睛,“布鲁斯!你在干什么?”


“什么干什么,你答应了今晚跟我一起吃饭。”布鲁斯靠近了克拉克,隔开了戈登。如果对这样的暗示还视而不见,那戈登干脆当个瞎子好了。他退开两步。


“我,我还要看店。”


“我找人来帮你看着,别跟我废话。”布鲁斯更加得寸进尺的扯住克拉克的领带。


“我……”


戈登在这明显的暧昧气氛中不自在的咳了一声,“如果不介意,我来帮你看着店吧,克拉克。”


布鲁斯满意的看看克拉克,“你看,我们哥谭也有很好的人嘛。”


“真的,真的要麻烦戈登局长吗?”


“我给他开工资。”布鲁斯豪迈的拍拍胸脯。


最终,两个人打打闹闹的走出了店门,戈登坐在了收银台前。他并不想揣度两个人的关系,甚至为此感到有些高兴。即使在腐朽中苟延残喘,也总有美好的东西存在。


收银台上摆着那本《荆棘鸟》,戈登翻开了这本书,慢慢的看下去。


 


他很喜欢这间二十四小时的书店,仿佛遗世独立,却又包罗万象。


 


 


 


 


 


 


END


 


注1:下划线部分摘自《荆棘鸟》,下同。


不知道为什么我手机看到没有下划线,反正就是一看就是我写不出来的部分就是摘自《荆棘鸟》。顺便安利这本书,很厚,但是真的很棒


 


 


 


 


关于《荆棘鸟》的私心小段子:


“布鲁斯,你知道吗?你就像一只荆棘鸟。”超人用披风把疲惫困倦的蝙蝠侠用披风仔细包好。


“嗯哼。”蝙蝠侠朝超人温暖的胸膛缩了缩。


“那你的荆棘是什么呢?”


蝙蝠侠没有回答。超人慢慢的飘起来了,目的地是韦恩庄园温暖的卧室。


“你的荆棘是哥谭吧。”


蝙蝠侠睁开眼睛,他摘下面具,露出布鲁斯宝贝的脸。


“哥谭是我的荆棘。”


“还有你。”


 

评论

热度(336)

  1. 一只轵诗酒慰年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