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暖兮

【超蝙】你属于海洋(人鱼AU)

浅野月:

根据微博上虎鲸的故事写的,但是绝对是HE啊


感觉自己已经完全放飞了,完全不想更新了,我哪有坑啊


催更的可以随意在这篇下面催,也当鞭策我一下,让我能够全身紧张的摸鱼




克拉克紧张的看着眼前眼前阔气的公司标志,拉了拉自己的衣服下摆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体面一些,作为一个刚刚毕业的研究生,能够进入这家公司是一件绝对值得夸耀的事情。


“我是你的同事,也算是你的导师,路易斯·莱恩,你可以称呼我路易斯。”眼前的女士挽着发髻,她看了一眼克拉克的胸卡,“克拉克·肯特?”“是的,路易斯女士。”克拉克有些紧张的推了推眼镜,换来路易斯的轻笑:“没有必要这么紧张,男孩,你要放松下来,你的紧张情绪会传染给小动物的。”路易斯隔着厚厚的玻璃指了指,里面的企鹅摇摇晃晃的在冰面上散步,这里是国家最大的水族动物馆,致力于各种海洋动物的繁育,研究和保护,克拉克顺着路易斯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企鹅的身上有着小片脱落的羽毛,它们正在换毛期也比平时更加敏感,克拉克小心的放轻了脚步,“恭喜你新入职的员工。”克拉克被突兀出现的声音吓得全身一抖,他转过身去,向自己走来的是一个穿着得体西装的男人,对方没有佩戴胸卡,他向着克拉克伸出手,“我是这家公司的老板,莱克斯·卢瑟,欢迎你,克拉克·肯特先生。”他瞄了一眼克拉克的胸卡,原来是大老板,克拉克手足无措,只能机械的抬手和对方握手:“我很荣幸,卢瑟先生。”“希望这里的工作能让你满意,毕竟我从你的学校老师处得知你是一个特别优秀的毕业生,无论是学习成绩还是品德,都是顶尖的。”莱克斯握了一下克拉克的手,随即松开,“你的导师已经给你分配工作了吗?”站在旁边忍无可忍的路易斯正要开口,就被莱克斯毫不客气的打断了:“这些企鹅,鲸鱼,海豹……都是很常见的动物,我认为作为一个优秀的人你不会对这些感兴趣,我希望你能够照顾我们这里特有的海生动物,当然也充满了挑战与危险。”“不,你不能这样,他的精神状况还不稳定,可能会伤害到克拉克。”路易斯听了莱克斯的话瞪大了眼睛,冲上前阻拦了克拉克,“克拉克,你听我说……”“我认为克拉克比你优秀的多,莱恩女士。”莱克斯看了一眼路易斯,耸了耸肩膀,“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平凡的不具有挑战性的工作,你该去照顾你的企鹅了,小姐,走吧,小伙子,我们往这边来。”克拉克歉意的看着气的双目瞪的滚圆的路易斯,“我中午请你吃饭,路易斯。”克拉克在经过路易斯身边的时候小声的说了一句。


他跟在莱克斯身后,在水族馆里走着,巨大的玻璃幕墙投下斑驳的光影,各种海洋生物在里面游泳,莱克斯来到一个单独的房间前,这个房间被铁门遮挡了起来,莱克斯抬起手摁在旁边的识别器上,“指纹验证通过。”机械的女声响起,他又向着铁门上一个猫眼形状的镜头伸过去一只眼睛,“巩膜匹配,欢迎你卢瑟先生。”伴随着机械的女声响起,铁门打开,莱克斯推开门向着克拉克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来看看吧,如果你接受这个工作,我可以把权限也给你一份。”克拉克推了推眼镜走了进去,铁门的背后是一个巨大的空屋,里面有一个带厚玻璃幕墙的鱼缸,鱼缸里有着人造的景观,正对面房间另一侧的墙壁上有修建好的楼梯,人可以沿着楼梯达到位于鱼缸上方的观察用平台,鱼缸里究竟是什么?克拉克小心的靠近玻璃缸,他透过玻璃仔细的观察着里面,里面看起来空荡荡的,只有人造的沙石,珊瑚,海草慢悠悠的晃动着,海葵舒展着它的触手,但是他的本能告诉他,这个鱼缸里有一个活物,而且从他进入房间开始就观察着他,他绕着鱼缸走着,刻意注意礁石和珊瑚造成的暗影,一无所获,他皱了皱眉头,他困惑的扭头,正对上一双嘲讽的眼睛,那是一双冰冷的钢蓝色眼镜,藏在海草里,对方对上了他的眼睛,从藏身的地方钻了出来,锋利的牙齿,宛如浮尸一样苍白的皮肤,对方扑过来的速度是那样快,克拉克本能的后退着,对方嘲弄一般得用布满黑色鳞片的尖爪样前爪拍击玻璃,锋利的爪子和鳞片与玻璃摩擦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对方灵巧的翻身,巨大的墨色尾巴拍击玻璃嗡嗡作响,他重新找了一个地方藏了起来。


克拉克感觉背后冷汗涔涔,这是海洋里最凶残的猎手,也是最聪明的海生生物,有研究表明他们甚至和人类一样有语言,有着自己的城市,法律,“他们也许是亚特兰蒂斯公民。”有专家这样说,但是人鱼并不喜欢和人类接触,这些拥有地球面积70%的生物直到现在都鲜少被人了解,伴随着人类远洋和深海技术的发展,人类和人鱼最终发生了冲突,“我们必须了解他们。”专家这样呼吁,结局却是很多远洋渔船冒着危险,捕捞人鱼,卖到各地的水族馆和研究所进行研究,成年的人鱼体型比成年的人类要高一半,在水里更是力大无穷,再加上海洋环境进化出的锋利牙齿和尖爪,捕捞人鱼的代价一直很高昂,直到有人发现捕捞未成年的人鱼会方便的多,但是人鱼和人类一样,有家庭的概念,捕捞未成年的人鱼意味着至少要消灭或者引开他们的父母。


“抱歉,吓到你了,不过你的确很优秀,很少有人能够找到布鲁斯,让他做出攻击的动作。”莱克斯拍了拍克拉克的后背安慰他,“这就是我想让你帮我照顾和研究的,一条人鱼,雄性,来自哥谭海,寒冷水域生存的人鱼,鳞片的颜色偏暗,攻击性也很强。”“呃,谢谢您,卢瑟先生,冒昧的问一句。”克拉克擦了擦自己鼻子尖上的冷汗,吸了吸鼻子,“这条人鱼您是怎么弄到的。”“其实全世界人鱼的来源都一样,海洋捕捞,毕竟我们并没有成功繁育过人鱼。”莱克斯耸了耸肩膀,“这些占有大量资源却不知利用的生物,充满了神秘,我们需要了解他们,他叫布鲁斯·韦恩,他的家族在哥谭很有名望,他和他的父母在外出觅食的时候被其他的人鱼攻击了,而正好我们的船在附近。”克拉克感觉心脏猛地一颤,被强行从自己的父母身边带走,“我会照顾他的。”莱克斯因为克拉克的话点了点头,露出赞许的表情,克拉克抿了抿嘴,“我需要进出这个屋子的权限,晚上也要出入这里。”


“小伙子,你还真是好样的,厉害了。”闭馆后的深夜静悄悄的,克拉克坐在休息室里把新鲜的鱼剖开,旁边的保安大叔喝着啤酒,“这条人鱼可不一般。”克拉克停顿了一下动作,用探究的眼神看着保安大叔,保安大叔放下啤酒罐离他更近了:“他一共伤过3个人,第一个是他的训导员,在有一次完成训练的时候,他突然扑过去用爪子撕扯对方的腿,虽然从死神手里逃脱了,那个倒霉鬼整个膝盖都碎了,第二个是一个游客,他喝醉了酒试图挑逗他,被他拖进了水里,咬碎了肩膀,吓得对方简直疯了,第三个也是他的训导员,那次公开表演,之前一直表现不错,但是就在训导员转身的时候,他用尾巴抽打对方的腰,把那个可怜虫的腰椎骨打得碎裂了。”保安大叔摇了摇头,略带同情的看着克拉克:“所以,莱克斯才把他放在小屋里单独看管,也只有你这样的新人愿意照顾他了。”克拉克点了点头:“谢谢您的故事,也祝我好运吧。”克拉克拎起小桶,“我得去喂那条人鱼了。”


克拉克通过验证打开了大门,屋子里黑漆漆的,只有观察平台的下面亮了一盏灯,克拉克拎着鱼爬上平台,布鲁斯在白天拒绝进食,或许夜晚会让他感觉更加安全,克拉克拿起一条鱼浸在水里轻轻搅动,“布鲁斯。”他低声呼唤着对方的名字,水面除了被他搅起的波纹,一派平静,克拉克坚持不懈的搅动着,他感觉手臂僵硬,手腕发酸,突然他感觉手上的鱼被撕扯了一下,力度差点让他掉进鱼缸里,他看到暗色的水里,一双钢蓝色的眼睛注视着他,在波动的水面下显得异常恐怖,对方缓缓的移动到灯光照射的边缘部分,露出眼睛,仔细的观察着他,不过从灯光的照射上他可以看到对方的嘴里叼着他刚才拿在手里的鱼,他松了一口气,递出第二条鱼:“还要继续吗?”对方依旧谨慎的看着他,在他怀疑自己的手臂要僵化的时候,对方游了过来,伸手接过了第二条鱼,他的手现在看起来和人类的手没有什么不同,只是略微苍白,克拉克愉快的看着对方,在接过第二条鱼后,对方快速的潜入水底消失不见,克拉克耐心的等待着,等到人鱼再一次露出脑袋的时候,他给了对方第三条鱼,“为什么不走呢?”克拉克惊异的看着突然开口的人鱼,对方似乎也因为自己的突然开口充满了懊恼,“他们现在都是把我的食物倾倒在里面,你却还要等着我吃掉它们?”“大概是我也不是人类吧。”克拉克笑了笑,人鱼一脸警惕的看着他,克拉克摊了摊手:“真的。”他拿出小桶里用来剖鱼的小刀,用它切割了一下最后一条鱼的鱼皮,柔韧的鱼皮被轻易的割开,他又把刀在自己的手背上摩擦,连一条划痕也没有留下,他又用刀尖刺了两下,也是毫发无伤,人鱼惊异的看着他,他游过来,克拉克向他伸出自己的手,人鱼观察了一阵,抬起自己的手,克拉克可以看到对方的手上覆盖上暗色的鳞片,指端生长出锋利的爪子,他用爪子磨蹭着克拉克的手,力度很轻但是如果是人类的皮肤也会留下抓痕,克拉克的皮肤被水沾湿除此以外没有任何变化,人鱼咕哝着说了什么,潜下水,“等等,要不要再吃一条鱼?”克拉克递出了最后一条鱼。


“你不应该答应卢瑟那个混蛋。”路易斯用力的切割着盘子里的蛋饼,好像它是莱克斯的脸皮,“布鲁斯不是一个实验品,他应该得到尊重。”“我听说他伤过人。”克拉克皱了皱眉头,路易斯的刀子在盘子上划出尖锐的声音,“是真的吗?”“如果从事实上说是的。”路易斯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在我来了之后他伤过一次人,之前还有两次。”“原因。”克拉克小心的看着脸色不佳的路易斯,“他看起来不像会做出恶意伤人的举动。”“因为虐待。”路易斯放下餐具全然没了胃口,“布鲁斯,卢瑟也告诉过你,是强行从他的父母身边带走的,而且因为他被捕捉,他的父母分神被其他人鱼杀死了,这在他的心里留下了巨大的阴影,他拒绝所有喂给他的食物,有人试图和他接触就会激烈的反抗,但是卢瑟显然不希望他花高价买来的人鱼就这么死了,他开始拒绝给布鲁斯任何食物,希望用饥饿让他屈服,没有效果,他把布鲁斯和另外两条雄性成年人鱼放在一次,如果布鲁斯拒绝吃东西,拒绝和人类接触,另外两条人鱼也会被禁食,饥饿让雄性的人鱼充满了攻击性,他们殴打布鲁斯,强迫他吃东西,和人类接触,他的第一个训导员就是这样和他认识的,当然,这个人也是个人渣,他总是用激将法刺激布鲁斯,拔布鲁斯的鳞片偷偷卖给时尚服装公司,直到他用父母的死亡刺激布鲁斯的时候,布鲁斯攻击了他,第二个人是纯粹是喝醉了,在水池边侮辱布鲁斯是个恶心的怪物,第三个人,他会在布鲁斯拒绝表演的时候,克扣布鲁斯的鱼,而且还有责打的行为,他亲手把一个芯片植入布鲁斯的脖子,在布鲁斯反抗的时候会释放电流,如果布鲁斯试图逃跑据说还会爆炸,所以在一次公开见面的时候,布鲁斯攻击了他。”路易斯推开餐盘,摇了摇头:“总之,我吃饱了,也祝你工作愉快。”


“了不起的成就。”当克拉克来到铁门前的时候,莱克斯热情的迎上来,在克拉克困惑的眼神中拿出手机,“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人鱼前爪的变化,也就意味着这些变化他们能够自己控制。”克拉克看着手机上的视频:“所以这里有监控。”“为了防止虐待和攻击,毕竟人鱼是强悍的捕食者。”莱克斯依旧看着视频,异常喜悦,“你本月会得到奖金克拉克,期待你更多的发现。”克拉克打开铁门,登上观察台,“抱歉,布鲁斯。”他低着头看着平静的水面,他的声音很低,也许水下的布鲁斯根本听不到,“我并没有想让你变成一个实验品,一个人类的玩物,但是我似乎在助纣为虐。”他自嘲的笑了笑,感觉内心越发的压抑,兜头淋下的凉水让他后退了一步,他慌乱的取下眼镜擦拭着,水面上竖立着一个暗色的鱼尾,“傻子。”人鱼嫌弃的看着他,冷漠的重新回到水底。


“布鲁斯。”他依旧拎着一小桶鱼深夜来访,他捏了捏自己口袋里的东西,确保它们还在,他刚才去了监控室,做了一点小小的手脚,他可不希望无论做什么都被人监控,人鱼在安全距离外探出脑袋,在看到他递出的鱼缓缓靠近,他现在已经能够放松的和克拉克相处,人鱼把手放在观察台的边缘,让上半身脱离水面,让克拉克把鱼递在他的嘴边,比起首次见面全然的攻击状态,放松平和状态下的人鱼美丽的惊人,湿漉漉的黑发,深蓝色的眼睛,修长有力的手指,流畅有力的肌肉线条,难怪水手会因为月夜歌唱的人鱼神魂颠倒,克拉克把鱼递过去,看着布鲁斯肩膀上和后背上已经变成浅色的伤疤,鞭打的痕迹,撕咬的齿痕,被电流灼伤的烧伤,他努力的辨别着伤痕的来源,伸手轻轻的触摸,人鱼警惕的看着他,他马上举起手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玻璃瓶,“祛除疤痕的凝胶。”他挤出来一点,布鲁斯凑上来闻了闻,不耐烦的扭过头,“没什么味道,路易斯用来抹在手上被企鹅咬出的伤痕上,据说很有效。”“别做没意义的事情。”人鱼已经吃掉了第一条鱼,盯着他的小桶,“还是会重新留下的。”“不,不会了,布鲁斯,我保证。”克拉克拿出第二条鱼,把凝胶抹在布鲁斯肩膀的疤痕上,“你要相信,一切都会好的。”他也是这样自我安慰的,布鲁斯冷哼了一声,任由他把凝胶涂抹在自己的疤痕上,又在外面喷上防水剂。


“布鲁斯的状态在好转。”在克拉克的照顾下,布鲁斯身上的疤痕已经淡了很多,有些已经消失不见,精神上也放松了很多,莱克斯对此很满意,“也许我们需要把他和其他的人鱼饲养在一起,毕竟人鱼也是群居的。”“但是他们是家庭或者血缘关系结成的群,而不是这种随便几条。”克拉克咬了咬嘴唇,“也许我们需要考虑……”“不,我们需要让布鲁斯融入人鱼的社会。”莱克斯打断了克拉克的话,“我们会在今天晚些时候把他和其他人鱼放在一起。”


“布鲁斯出事了。”路易斯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吃着晚餐的克拉克放下了手里的餐具,“他和另外一条雄性人鱼打起来了。”当克拉克感到的时候,布鲁斯正暴躁的呆在鱼缸里,他被重新送了回来,他的后背上被利齿撕开巨大的伤口,蓝色的眼睛因为愤怒有着极细的银边,他的双手已经完全异化为爪子,小臂上竖起锋利的鳍片,“冷静,布鲁斯,没事了。”克拉克安抚着愤怒的人鱼,他已经准备了伤药,但是他没有想到伤口会这样严重,“否则你很快会失血。”人鱼逐渐安静下来,“过来,我来帮你处理伤口。”人鱼迟疑了一下,游了过来,他看着外翻的伤口,叹了口气,走下平台拿出了备用的医疗箱,“有些严重,会是个小手术,忍耐一下。”被包裹着防水纱布的人鱼还处在麻醉期,卡拉卡坐在台子边缘,让布鲁斯趴在自己的膝盖上,防止他掉进水了因为肌肉麻木被淹死,“他到底怎么惹到你了。”巨大的伤口让人不寒而栗,克拉克轻拍着布鲁斯的后颈,“不关你的事。”人鱼晃着尾巴回应了一句,上半身的麻木让他整条鱼昏昏欲睡,外星人偏高的体温让他睡意更浓。


当天晚上,在他喂完布鲁斯食物,他偷偷的溜进另外几条人鱼的饲养间,里面只有一条雌性的人鱼,她看到克拉克,友好的探出上半身:“克拉克·肯特?”“是的,小姐。”克拉克不大好意思的挠了挠脑后的头发,人鱼竟然认识他,“小姐。”雌性的人鱼似乎听到了什么有趣的话一样咯咯笑了起来,“他们一般叫我‘雌性’,你还真是可爱,我叫塞琳娜·凯尔。”人鱼靠近了他:“你不用太紧张,是布鲁斯告诉我你的名字的。”“哦,谢谢。”他为布鲁斯在其他人鱼面前提起自己表示诧异,“不过你能告诉我布鲁斯是因为什么受伤的吗?”“因为我。”美丽的人鱼用手指卷着自己湿漉漉的长发,“你听说过人鱼在夜晚唱歌吗?”“在传说里读到过。”“但是,这是真的,是人鱼在求偶。”美丽的人鱼看着他,缓缓的摇动自己的尾巴,“我们和人类不同,每年会有固定的时间求偶,那个时候,未婚的人鱼会用歌声寻找契合自己的另一半,已婚的人鱼会用歌声歌颂爱情,我们一生只会有一个伴侣。”她眨了眨眼睛:“现在,那个时间来了。”“什么?”克拉克傻愣愣的看着她,默默的红了脸,“呃,不,我是说……嗯……”“不用害羞。”美丽的人鱼咯咯的笑着,“我们要找另一半了,但是水族馆显然不适合唱歌,也不会找到自己的另一半,那条人鱼很暴躁,想要对我用强,布鲁斯就和他打了起来。”“挺有正义感的故事。”克拉克推了推眼镜,耸了耸肩膀,“是啊,别担心,布鲁斯把对方的颈椎都折断了,他会是一条很棒的人鱼,但是不在这里。”美丽的人鱼表情严肃下来,更靠近他,她伸出手抓住了克拉克的手,克拉克感觉自己的掌心里被塞进了一个小小的塑料片,“这个是布鲁斯脖子上芯片的密码扣,带着他离开这里。”“可是,小姐……”克拉克一时间有些慌乱,“我是一条没有家,散居的人鱼。”美丽的人鱼远离了他,微笑着摇了摇头,“我很美,很会骗人,也能很好的在水族馆生存下去,但是布鲁斯不能,他不属于这里,让他走吧,永远不要回来。”


克拉克心情复杂的握着薄薄的塑料片,几乎把它折断,他打算第二天和布鲁斯商量这件事情,却在第二天,刚到达房间的门口就听到了布鲁斯的怒吼,铁门打开着,他慌张的跑进去,莱克斯站在里面,其余的还有一些白大褂的人,布鲁斯被粗硬的绳索固定着腰部强行拖离水面,“你们要干什么。”克拉克跑上去想要阻拦,“为了人鱼的未来。”莱克斯看着不断反抗的布鲁斯被固定在纯白的病床上,结实的皮带横过他的胸前,胯骨和尾巴,“昨天雄性为了争夺雌性打架,意味着他已经成熟了,他们的求偶期一年只有一次,我们需要尽快留下优秀的雄性的基因。”克拉克感觉自己的内心都被冻结:“请你尊重布鲁斯。”“也请他尊重自己的族群。”莱克斯冷漠的看着克拉克,“人鱼已经对我们构成威胁了,我们对他们却没有丝毫了解,我们需要人工繁育出来,加深了解。”克拉克绝望的看着他们带走了布鲁斯。


实验进行了一天,傍晚,脸色因为缺水而苍白,全身颤抖的布鲁斯被送了回来,克拉克亲手把他放回水里,对方推开他,迅速的潜进水底消失不见,克拉克失魂落魄的站着,直到他呼唤布鲁斯前来进食,对方依旧毫无反应,他感觉有些不大对劲,索性跃入水中,感谢拉奥,他不需要呼吸,他在水底寻找着,终于在礁石的阴影下面找到了布鲁斯,他伸手拥抱了对方,人鱼有些惊讶的看着他,在他做出上浮的手势之后,犹豫了一下跟着他浮上了水面,“我很抱歉,没能阻止他们。”他的声音有些干涩,“这不是你的错。”人鱼摇了摇头,“也许塞琳娜是对的,我应该带你逃出去。”他从口袋里掏出那个塑料片,“但是,不是现在,我不能让你一辈子都在逃亡。”人鱼看着那个小小的塑料片:“你需要把它还回去。”“是的,谁知道他们会对女士做出什么。”克拉克重新把塑料片藏好,“你说你来自地球以外。”人鱼抬起头,看着唯一的小小的天窗,但是灰蒙蒙的夜空根本看不到星星,“你的星星在哪?”“它死了。”克拉克也仰头看着天窗,“和星星上的所有东西一起,我大概是寥寥可数的幸存者之一。”“为什么?”“大概是失去了希望吧,一切都进入了死胡同,没有了希望,就会死去。”克拉克耸了耸肩膀,“也有可能是自大,我们透支了自己的星星。”一人一鱼沉默的看着天窗,“所以你试图挽救地球?”“你只是开端,布鲁斯。”外星人扭过头,用自己纯粹的蓝色眼睛看着人鱼,“我也曾困惑我的父母除了存活,让我来到这个星球为了什么,现在我明白了,至少我也应该努力一下,把希望带给这个星球的人。”


“胃溃疡和严重的出血。”医生按压着布鲁斯的腹部摇了摇头,“他的精神压力过大,如果不放松,他大概永远也好不了。”布鲁斯恹恹的趴在鱼缸的边缘,克拉克已经在把塑料片还给了塞琳娜,听克拉克说对方开始的时候简直快要哭了,但是听说了克拉克的计划,马上潜入水底,克拉克在喂给他的食物里加入了一些他们星球的科技,会产生胃出血的效果,现在莱克斯的脸简直黑的宛如锅底,“给他加药。”他挥了挥手,看了一眼克拉克,“我希望你能治好他。”但是布鲁斯的身体状况一直没有好转,终于在一次吃了水族馆投喂的螃蟹之后,造成了急性心肌梗塞。


“他的身体状况一直很差。”把浮在水面上的布鲁斯捞起来的克拉克有些伤感,“也许我们应该把他送回哥谭海,毕竟那里有他的亲属,而且现在也有人在抗议我们对待人鱼的做法太不人道。”在布鲁斯“死后”,路易斯马上在网上发表一篇悼念文,言辞恳切情深意重,立刻掀起轩然大波,现在莱克斯正焦头烂额,对方阴沉着脸挥了挥手,克拉克作为布鲁斯的训导员负责把他送回去。


深夜,巨轮在港口停靠,克拉克来到自己的房间,布鲁斯已经清醒,但是尚在复苏的心跳和缺水让他有些萎靡,“我们到了。”克拉克把毯子在海水里浸湿,包裹着布鲁斯,从房间的窗户飘了出去,布鲁斯努力从毯子中露出头来,观察着下面黑沉沉的海面,他的眼睛里有着难以抑制的雀跃,“那里。”他扬起下巴示意了一个位置,克拉克飞了过去,布鲁斯发出他从未听过的声音,宛如鲸的叫声,却更加复杂和悦耳,他在热切的呼唤,终于,海面上起了波纹,几条人鱼露出脑袋,其中一条年纪较大的人鱼在看到布鲁斯的时候,露出了百感交集的表情,他靠近布鲁斯,却在看到浮在空中的克拉克的时候露出了戒备的表情,布鲁斯从克拉克怀中跃出进入海里,克拉克第一见到了布鲁斯脸上发自内心的笑容,他拥抱了那条年老的人鱼,又和所有凑过来的人鱼拥抱,他震颤着喉咙用克拉克不了解的语言说着什么,人鱼放松了表情,向着克拉克挥手致意,“我会回到哥谭,那是我需要守护的地方。”克拉克飞的低了一些,布鲁斯用深蓝色的眼睛看着他,他的眼睛里盛满了星辉,“我相信,你也有需要做的事情,在此之前我会一直等你,我的寿命很长。”布鲁斯说完这些话低下头潜入水中,片刻他又重新浮出水面,挥手示意克拉克靠近,克拉克飞过去,布鲁斯再次张开嘴,他在唱歌,这些歌词或许有含义,或许只是单纯的吟唱,但是歌声宛如透明的丝带,把克拉克的心脏一圈圈的包裹起来,克拉克看着海面,星辉在其中揉碎,蓝色的水母在星河里遨游,歌声停止,克拉克扭头看着布鲁斯,对方却在这个时候亲吻了他的嘴唇:“我会等你。”暗色的鱼尾在海面上翻涌了一下,最终消失不见。



评论

热度(152)

  1. 萧暖兮浅野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