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暖兮

【血战钢锯岭|Smides】二战向导的分配计划 上 (哨向设定)

灰度值2.0:






二战向导的分配计划   上


 


哨兵Smitty / 向导Desmond


 


1


 


刚到新兵连的时候,Smitty就知道,他是这群新兵蛋子里唯一的五感哨兵,别问他怎么知道的,没有强敌的感觉就是如此明显,他存在感优越的环视过在场的所有人,这种感觉从他第一次在福利院里撂倒三个成年人时就逐渐萌发,毕竟那会他不过是个14岁的少年。


 


和向导不同的是,哨兵分为一感哨兵到五感哨兵,感知越强,能力越是无法估量,再往上就是只要出现必定要被击毙的黑暗哨兵,他们存在的过往大概只有历史书里可以小小窥见,所以当Smitty的精神向导甩着一身鬃毛占据了最好的床位时,没有任何人提出异议。


 


新兵在没摸过枪之前,是没有跳的资本的,Howell中士牢牢的把着这条铁律,每一个兴高采烈的美国大兵,过了他的手,都会乖的像绵羊一样,当然绵羊是没法活着走上战场的,所以他们真正要成为的,是披着羊皮的狼崽,在敌人面前找准时机,露出獠牙。


 


在发现新兵里混着一个玉米杆一样瘦高的向导时,Howell皱了下眉,这可不是什么值得庆幸的事,虽然现在军营里的向导稀缺,每一个能做点精神疏导的小向导都恨不得用鼻孔来看人,但这不意味着一个高级向导的到来能带来什么欢欣鼓舞的好消息。


 


他知道,这是灾难,而他的第六感总是准的出奇。


 


“对不起,长官,我不能拿枪。”


 


感谢上帝的恩赐,把这么个傻不拉几的纯种羊羔扔到了他的面前,果然没有经过剃毛的小绵羊都他妈的是不带脑子的吗,还是说这个叫Desmond的傻逼脑壳被栅栏卡坏了?!


 


“别以为你是向导就可以为所欲为,士兵,你现在站的土地,穿的衣服,甚至呼吸的空气,都不是属于你一个人的!明白吗!”Howell扯着嗓子咆哮,唾沫星子溅到了那张麦色的小脸上,妈的,这小子的脸还没他的手掌大,他一只手就能捏出对方的脑浆来。


 


“明白!长官!但是我不能杀人!”


 


如果现在有人和Howell说Hitler其实是从他家母马的肚子里爬出来的,他大概会抽着烟表示这笑话不错。


 


一个要参战的青年告诉他,不能杀人?!开什么世纪玩笑!


 


“这不是你可以放肆的地方,士兵。”


 


说完这句话,Howell脑中回荡着几百种可以让对方听话的办法,不过这些举动都会在他向上级请示后再实施。


 


托着枪趴在地上的Smitty掀起眼皮打量着那个瘦高的向导,和他见过的那些自命不凡的向导一样,天真、痴傻、自我中心,总觉得哨兵离了他们就没法好好工作了一般,哦,想起来就让人火大。


 


对着瞄准镜眯起眼,窝着嘴模拟起扑哧扑哧的射击声,只是对面的靶子变成了那根玉米杆的样子,他只是看了一眼就记了下来,这并不难,就像他总是一眼就能分辨出老修女们是想要打他们出气还是要给他们点食物。


 


他一向很会察言观色,这个技能在视觉得到提升后,更加完美。


 


2


 


第二次精神疏导,Smitty成功的吓倒了一个带着灰色野兔的小向导,看看向导站里的情况就知道,这小子怕是被欺压后硬推到自己面前的,毕竟面对一头成年美洲狮,不是所有向导都有胆量和它谈谈交情。


 


“我可以摸摸它吗?”


 


叼着草杆回味着烟草的味道,舌尖被酸涩的汁液浸的发麻,Smitty眯着眼转过头。


 


“你好,我是Desmond。”


 


青年弯着眉眼摸了摸狮子厚重的鬃毛,狭长的鹿脸凑到了跟前,Smitty一边磨牙一边把草杆咬成一节节吐出来。


 


“喂,小向导。”


 


青年睁开眼眨了眨,纤长的睫毛看上去有些眼熟,Smitty反应了一下才醒悟过来,这不和盯着他看的斑鹿似的,又大又圆,还闪闪发亮。


 


“我叫Desmond,我有做过自我介绍。”


 


吐干净了草杆,Smitty当然知道对方自我介绍过,再加上训练场上那一席发言,现在谁不知道新兵连有个不知死活的向导。


 


“帮我做个精神疏导。”


 


Smitty很清楚缺少向导引导,以自己持续发展的精神力,等到了战场上,就别想再回来,这也是那群向导可以趾高气扬的资本,毕竟没有哨兵不怕坠入黑暗,被自己的五感操控,那是最坏的结果。


 


不过那个兔子向导根本没用。


 


“好啊。”


 


伸出细长的手指点在额头上,掌心磨的发白的茧壳清晰可见,像印在脑海中一样,Smitty不太习惯对方突然的接触,脑袋向后一躲,结果脸侧迅速被玉米杆的另一只手稳住。


 


他差点忘了对方在体能训练上从来没输给过自己。


 


“你的眼睛真好看。”


 


铅笔划出线条的精神探进身体,Smitty的想法还停留在上一秒,他似乎,是,被调戏了?


 


从小和各种无业游民混杂在一起的Smitty显然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是存在一种美德叫诚实,而Desmond真心只是想夸奖他。


 


脸颊被舔了舔,Smitty给心情愉快的小鹿蹭的直晃,狮王一般的家伙缩回了体内,这很少见,只有得到强力的安抚,精神向导才会不由自主的消失。


 


背脊蓦地升腾起一丝冷意,如果Desmond想要杀了自己,实在太容易。


 


“还好吗?”


 


一点没有被盯上的自我认知,青年伸手想要拉对方起来,当然被拒绝了。


 


Smitty弓着腰拍了拍屁股上的干草,被枪托磨出水泡的掌心按在小鹿的头顶,软软的耳朵被揉的晃荡,Desmond和他的精神向导一起,眯着眼,那样子就是很喜欢这样的触碰。


 


不禁对方允许,随意触碰精神向导是很不礼貌的举动,不过这个规定在维多利亚时代还是有明令禁止,并且写入了哨兵向导的保护法案中,但到了现在早被南北战争打没了。


 


哨兵是沿袭了动物最原始的本性,越是能力强大,越是继承的完整,Smitty很喜欢有温度的触碰,不过真正敢这么做的人很少。


 


Desmond喜欢的是其中流淌出的精神,不同于任何人,没有那么安静而美好,而是躁动不安里藏着点羞怯,这和对方的形象可一点也不符合。


 


走出了十几步后,Smitty挠着后脑想到,自己还没和对方道谢,能有这样能力的向导,在外面做一次精神疏导可都是要花大价钱的。


 


一脚踩过朵开在营地里的白色野花,Smitty吐了口气,鞋底用力碾了两下,他和那根玉米杆子可从来不是一路人。


 


等Smitty走的没影,青年路过对方踩过的草地,蹲下身扶起那朵软趴下去的小花,手指拨开泥土,掌心捧着花根一步步向边缘走去。


 


“你不适合这里,换个比较好生存的地方吧。”


 


3


 


每个人都有其适合自己生存的土壤。


 


Smitty觉得自己大概这辈子都是个小混混时,战场征兵了,没有人天生会去做什么,而是后期的选择,他选择成为一名士兵,理由并不高尚也没有什么悲剧的过往衬托,只是觉得自己适合罢了。


 


Desmond并不适合战场,无论是他的能力还是信仰。


 


Smitty在做出这个想法时,Desmond已经被关押,等待他的是军事法庭的审判。


 


一个高级向导的珍贵每个人都明白,特别是在战时,他们可以轻而易举的影响精神力薄弱的哨兵,突破他们的精神防线,击溃、毁灭、抹杀他们。


 


可是Desmond拒绝了,他不想杀人,不想拿枪,甚至不愿意用自己的能力做些别的。


 


为什么世界上会有这么顽固的家伙,明明他的头发看起来很柔软。


 


带着训练的臭汗,Smitty瞟过空荡荡的床铺,上面染过的血迹已经被换掉,军营里充满各种人,没有人能理解Desmond的想法,他的特立独行和出挑自然会引来仇视和教训,这和外面的街头原则没有分别。


 


他是知道的。Smitty如是想。


 


那些趁着熄灯把玉米杆子打的浑身是血的人,对方必定是知道的,可是他没有说。


 


没有人知道青年比向导站那群鼻孔朝天的家伙厉害多少倍,他们看到的、做的、孤立的,不过是内心所反映的现状罢了。


 


嚼着硬到戳嘴的草杆,Smitty突然有点烦躁的想到,如果Desmond被判刑,他岂不是失去了一个很好的精神疏导?!


 


“Smitty Ryker。”


 


带着少尉军衔的男人拿着资料走了进来,Smitty吐掉草杆笔直的站好,对方一边审视手里的资料,一边打量起眼前的男人,五感哨兵之所以稀少就是因为有太多人被五感支配而成为黑暗哨兵,这个男人能活到现在还没发疯,不知道是幸运还是灾难。


 


“你跟我来。”


 


收回心理的打算,少尉示意Smitty穿好衣服和他出去。


 


服从上级命令。


 


这是进入新兵连所要知道的第一条规则。


 


等跟着对方走到目的地,Smitty不适的皱了皱眉,这是五感哨兵感受到强敌的心悸,在离他不远的楼内,还有其他的五感哨兵。


 


“听说过战时强制分配法令吗。”


 


对着面前东拼西凑来的三名五感哨兵,里面一个步兵一个炮兵还有一名上士,年纪都在三十以下,在数万士兵里定位没有结合的哨兵,又从中选出五感哨兵,再多的人选来选去也就只有这三个了。


 


“报告,没有听过。”


 


三个人昂着头高声说道。


 


“那么现在你们知道了。”


 


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的少尉和一名身着白色制服的男人交接,然后从外面锁着的门被推开,Smitty瞳孔不适的收缩起来。


 


室内没有窗户,宽敞的房间里因为开门声带起些许金属碰撞的声音,除了Smitty许久未见的玉米杆子,还有一个穿着特别服饰的老人,就算Smitty再孤陋寡闻也认得那个特别的标志,专门负责哨兵和向导标记的白塔长老。


 


“Desmond Doss的罪名,经过军事法庭的审判结果是,强制分配。”


 


瘦高的青年因为最后一句话而打了个颤,圆润的鹿眼里划过满满的恐惧,这是Smitty第一次看到,就算被打的满身是血,这家伙眼里也只有不可理喻的坚持。


 


“…你们三个里会有一个人,标记他为你们的向导,战后如果你们不愿意,标记可以由白塔的长老为你们洗掉,不过我要说一句,这家伙可是比你们还要稀少的高阶向导。”


 


话音落地,Smitty眯起眼,他身边的两个哨兵明白了,拥有一个高阶向导对于五感哨兵那不仅仅是可以规避被五感控制的风险,更有触摸到更高能力的可能,在战场上,谁会不希望拥有更多活命的机会。


 


“当然,为了防止意外情况,现在他已经进入了结合热的状态。”


 


汗珠顺着额角一路下滑,青年咬住嘴唇想要低下头。


 


Smitty拧着眉想,他的拳头又热又痒,不过还有一个地方更加厉害。


 


TBC


 


这其实是一篇PWP_(:зゝ∠)_,我也不知道为啥变成这样了。


 


最后痒的是喉咙,不要想歪了。

评论

热度(196)